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Black Datura (10)

**双黑道首领paro,双向暗恋+炮友→恋人

   Summary:震惊,针锋相对的两大黑帮首领私底下竟然是……

*加班以及病到变形..拖了很久,没什么状态..继续过渡章好了

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

黑色的科帕奇往右转出至宽敞的主干道,在数辆汽车之间敏捷而迅速地穿梭,两辆菲亚特紧紧跟在它的身后,虽然车速不快,但却依旧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如同甩不掉的鼻涕虫一般,极其粘人。

维克托满脸冷静地操控着方向盘,而勇利则默不作声地靠着车窗往外望去,倒后镜里恰好映出身处三个车位之外的索菲特的身影,他轻轻地摩挲起掌心的手枪,朝维克托问道:“能猜到他们是什么人吗?”

“不能,在这个城市里,看不惯我的人太多了。”维克托轻笑着摇头,“但可以确定的是,很少俄罗斯人会在这种公路上开到三十迈以下。”

“看来我该庆幸,你没有发挥自己的正常水平。”勇利他往仪表盘扫了一眼,半开玩笑地说道,随后语气一转,“话归正题,还有谁知道今天我们的见面?”

“没有。”维克托迅速地回答,再次干脆地摇了摇脑袋,他从未跟任何人提到过今日的行程,甚至连多番追问的克里斯也不曾从维克托口中得出一分一毫的消息。

“唔……”勇利摸了摸下巴,歪着头想了一阵,“那知道你独自出门的人呢?”

“你怀疑有内鬼?”维克托敛起笑容,嘴角微微抿起,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认真地思考起勇利的问题来。尼基福罗夫家族实在是太大了,总是难保会有一两个知情的人不慎说漏嘴。

“也只是一个看法而已,毕竟那是你的部下们。”勇利打了个哈欠,用枪往后指了指,“不打算把这些家伙先甩掉吗?”

“假如他们真的只是打算跟踪的话,甩掉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怕他们的目的并不仅仅在于跟踪他们了。维克托把方向盘用力往左一转,科帕奇迅速钻进了另一条车流更为密集的马路。

那两辆菲亚特被换道的车辆恰好挡了个正着,维克托趁此机会猛地踩下油门,与他们拉开了大段的距离。然而科帕奇还没来得及跑出多远,黑色的小型轿车却又不徐不疾地重新出现在两人车后。

维克托又再尝试了几遍,但那些家伙如同如影随形的鬼魅似的,始终在不远处紧追着。他眯起双眸,看向前方正闪烁的绿灯,忽然向勇利提醒道:“抓紧了哦。”

勇利下意识地抓紧的上方的把手,突如其来的大幅加速还是让他忍不住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气。科帕奇飞快地往前冲去,恰好在绿灯转红之前越过线,随即转入一旁的马路扬长而去,把因红灯而停下的菲亚特通通留在了原地。

“怎么样,我的正常水平?”维克托放缓车速,笑眯眯地往勇利望去。

“我想平时只要低水平就足够了。”勇利拍了拍胸口,好不容易才把那股不断上涌的反胃感给缓了下去。

此时的窗外都是陌生至极的景色,破旧的民居坐落在街道两旁,不远处是废弃的工厂,生了锈迹的集装箱随意地堆在一起,也许是接近城郊,人烟极其稀少。他们刚才在附近又多绕了一些原路,恐怕那两辆菲亚特也很难把他们找回来了,勇利想。

“我们也差不多可以回去……”他的话音未落,科帕奇的前后远远地传来了引擎声,三四辆SUV很快便把他们紧紧包围起来,刚刚那两辆菲亚特的身影在其中十分显眼,四周甚至多了几辆陌生的机车,他们身上几乎都配上了枪械,对自己的来意丝毫不作任何掩饰。。

“看来我们今天真是不太走运呢。”维克托虽然这么说着,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能称之为慌乱的神色,他往勇利的方向歪了歪头,“准备好了吗?”

勇利动作迅速地把M39的弹匣填满,将保险栓干脆利落地拉开,一边把车窗降下少许,一边对维克托道:“别拖后腿了,尼基福罗夫先生。”

“当然,my boss.”俄罗斯青年轻笑着回答,他踩下油门,毫不犹豫地往其中一辆菲亚特的方向冲去。

来者想必已经对维克托做了足够多的调查,显然对于这看起来颇不要命的一撞早有准备。菲亚特附近的两辆机车往后退去些许,看似是在维克托的前方让开了一条路,实则是与其他同伴形成了更加紧密的夹击之势。对方握紧了手中的冲锋枪,等待着合适的时机往科帕奇扣下扳机,但他们却是没想到,自己算漏了另一位青年的存在。

漆黑的枪管不知何时从车窗降下的那一道缝隙中伸出伸出,而在科帕奇即将与菲亚特擦肩而过时,一声枪响忽然划破寂静的空气,距离科帕奇尚有一段距离的那位机车手应声而倒。趁着对方动作前的几秒,维克托果断调整方向,从勇利在包围圈中所创造的缺口突破而出。而那位机车手的倒下仿佛成为了一个讯号,科帕奇身后顿时枪声四起。

摆放在工厂四周、随意堆积起来的集装箱此时成为了维克托和勇利最好的遮挡物。黑色科帕奇灵活地在废弃的厂房四周绕着圈,对方则锲而不舍地紧追其后。他们似乎已经得知了勇利的身份,即便如此,因子弹击中生锈铁皮而发出刺耳的声响也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看起来对方已经做好决定,打算干脆将他和维克托一网打尽。

两颗子弹分别没入一辆SUV的前后轮胎当中,随后紧接着的另一颗穿过挡风玻璃破碎后留下的大洞,准确地打入驾驶者的颈部。成功解决一位追兵的勇利重新靠在副驾驶座上,不着痕迹地呼出一口气,他仍然不太习惯使用M39,和以往一样对自己的高要求显然让他感到有些吃力。如果是维克托,他会怎么办呢?不,恐怕世界上没有这个俄罗斯人用不惯的枪吧。勇利往身旁瞄了一眼,原本全神贯注于方向盘的维克托在察觉到他的视线后,自然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以作回应。黑发青年略带羞赧地把头别开,重新往车窗外举起手中的M39来。

集装箱的存在让此时的两人尚能应付自如,但这段路的距离并不足以让维克托和勇利把身后的追兵完全解决,这个厂区的主干道和他们仅剩下不足百米的距离,把战场移到那条平坦开阔的公路上,只代表着他们将会完全地暴露在枪林弹雨当中,这可绝对算不上是一件好事。

身后的攻击逐渐变缓,给他们留下了许多喘息的空闲。勇利用M39中最后一颗子弹把那名刚好从集装箱后转出的机车手射倒在地,他垂着头一边换下空弹匣,一边问道:“还是确认一下,这辆车有装防弹玻璃吗”

“我想它应该装了吧。”维克托把科帕奇绕上宽阔的水泥路,对方分明是在等待这一刻,后面传来的枪声甚至比刚才还要激烈许多,毫无遮挡的科帕奇承受了所有的攻击。随着一声巨响,后方的玻璃在瞬间成为成千上万的碎片,维克托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下意识地和勇利同时伏低身子,避开身后的攻击。

勇利紧皱双眉,转头往那块已看不出原样来的玻璃,语气里充满了怀疑:“你确定?”

“好吧,这是我问格奥尔基借的车。”维克托耸了耸肩,看来自己该确保每一位下属的车都装上防弹玻璃了,他想。

“他怎么会愿意把车借给你?”勇利好奇地问道,一边转身飞快地放了三枪,事实上,没了后方那块玻璃反倒让他的回击也变得容易许多。

“我可没有告诉他我要干些什么,只是给他放了一天假,让他好和前两天在派对上认识的那个女孩约会,”维克托弯着嘴角,为自己的计划而感到得意,“他唠叨这个可有一段时间了。”

勇利也笑了起来,车内重新安静下来,此时的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用来闲聊了。勇利半趴在副驾驶座的靠背上,专注地盯着紧跟在他们身后的两辆SUV,仅几声枪响,其中一辆便失去控制,撞上了水泥路旁的围栏。

另一辆也因此变得急躁起来,它提速至与科帕奇并列,不断地试图将维克托和勇利逼出水泥地外,两辆车之间的距离极近,甚至偶尔碰撞在一起,摩擦出令人触目惊心的火花来。坐在副驾驶座的黑衣男人已经等不及了,他不耐烦地朝维克托举起手枪,却被银发青年抓了个正着。维克托用一只手紧紧握住黑色枪管用力一扯,毫不客气地往男子头部重重一击。他越过迅速昏迷过去的男子朝驾驶者笑了笑,从暗格中掏出一个圆状的玩意,用牙齿咬住顶部的铁环一扯,看似极其随意地扔进隔壁的SUV内,随即飞快地踩下油门将它甩在了身后。不过几秒,SUV便伴随着震天巨响炸开,燃起熊熊火光,一时浓烟冲天。几辆恰好跟在附近的机车也不幸被波及,飞出了数尺之外。

“下次能给点提醒吗?”勇利的语气满是无奈,伸出手来揉了揉隐隐发痛的耳朵。

“抱歉。”维克托淡笑着回答,“抓紧了。”

勇利飞快地握住了头上的把手,只听维克托话音刚落,科帕奇便忽然往右急转,磕磕碰碰地驶进了两家工厂之间。

这条小路比外面的水泥路要狭窄许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限制了对方的行动,即便是他们刚刚已经解决了不少,但追兵的数量依旧不允许他们彻底放松下来。勇利的虎口因为长时间握枪而开始泛红,但他无暇估计那处传来的灼热痛感,现在更令他感到担忧的是,车上的子弹已经所剩无几了。

突如其来的刹车让勇利差点惊呼出声,他往前方看去,看来对方终于厌烦了这种枯燥的追逐战,派出两辆机车绕到了前方,把他们截了个正着。可偏偏恰好在这时,勇利手上的M39只剩下最后一颗子弹了。

维克托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他示意勇利看向副驾驶座底下的黑色箱子,黑发青年脸带疑惑地将它打开,一把FN MK13榴弹枪正安静地躺在其中。

“弹药应该只剩下一发。”维克托往四周看了看,说道,“我有一个能一次性解决他们的计划。”

正研究着那把榴弹发射器的勇利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随即又愣了两秒,他发现自己在应下维克托的计划时,竟然没有考虑过一丝一毫,假如维克托的计划失败了,他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这个问题。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愿意把所有的信任交给维克托的?勇利一边握紧了MK13,一边忍不住想到。

银发青年重新踩下油门,在前方一处稍显空旷的位置调转方向,往身后追来的SUV冲去。在几乎要与它相撞的一瞬,维克托猛地打开驾驶座的车门,飞快地朝后方退去。那两辆本是打算拦截他们的机车一时来不及刹车,竟被科帕奇的车门掀翻在地。成功解决这两人后,维克托没有停留一瞬,便闯进了旁边一间废弃的工厂内。而那两辆SUV仅在原地犹豫了一阵,也许是担心维克托和勇利从另外的大门处逃脱,也紧接着冲进了工厂当中。

不出他们所料,这间厂房还有着另一个出口,宽敞大门外的光亮让这群身处于一片昏暗当中的人感到刺目不已,他们只能勉强看到自己目标正在不远处毫无章法地乱转,时而有重物倒地的声音传来,却不能完全看清那两人究竟在做些什么。维克托和勇利的奇怪行为并没有持续多久,只过了一会儿,破烂的黑色科帕奇便飞速驶向了另一个大门。

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往维克托和勇利的方向追去,将四周老旧的木箱与生锈的铁桶撞得乱七八糟,但就当他们开出好一段距离后,一阵浓浓的汽油味却忽然涌进了这群人的鼻腔当中。他们尚未完全反应过来,随着一声巨响,SUV被掀了个底朝天,整座厂房迅速被炽热的红光所映亮,两处出口均被熊熊大火挡了个彻底,而科帕奇早已不见了踪影。

 

维克托把车停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暗,远处的晚霞把将近半片天空染成了橘红色,几抹被夕阳映成金色的云缠成一团,慢悠悠地往远处飘去。

为了确保已经解决了所有人,维克托和勇利在离开工厂后还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在经历了一场恶战之后,这辆科帕奇已经看不出它原来的模样,破烂得几乎能称得上是一块废铁,假如再遇上另一队追兵,恐怕他们连逃跑也成了问题,最终只会是凶多吉少。但幸运的是,他们这一路上再也没有见到那群人的身影了。

勇利在跨下车的瞬间几乎要站立不稳,一阵强烈的眩晕冲上他的脑袋,胀痛的太阳穴也突突地跳动起来。他扶着车门休息了一会儿,才缓缓地挪到维克托的身边。

“这边的空气很新鲜吧?”站在车前的银发青年察觉到勇利的到来,微笑着问道。

“比城市里好多了。”勇利轻轻地靠在车上,一边回答着,一边从外套口袋里取出一包薄荷烟,用双唇轻轻扯出其中一根白色细烟,含糊不清地问,“你通知克里斯了?”

银发青年点了点头,本就隐瞒了行程的两人显然不太适合联系各自的手下,更何况维克托还没想好该如何向格奥尔基解释他的车变成这副模样的原因,两人最后不约而同地决定通知克里斯来捡人,后果充其量也不过是给他送了一份情报,也顺便当作卖了个人情。

“我从来没听说你会抽烟。”维克托饶有兴致地看着勇利把唇间的薄荷烟点燃,在微凉的空气中吐出几圈带着清凉味道的白烟,突然开口说道,“给我一根吧。”

“我只是平时不常抽。”勇利淡笑着垂下眼眸,把手中的烟盒轻轻抖出一根烟,递到维克托面前,“我也从来没听说你会抽烟。”

“平时不常抽而已。”维克托一边模糊地回答着,一边含着薄荷烟,往勇利的方向靠去,把香烟的前端与勇利那根凑到一起,红光在明灭之间将烟草点燃。维克托深吸了一口,淡淡的薄荷味道与平日里接触过的香烟截然不同,少了许多尼古丁的气息,却让他更加沉迷其中。

勇利却倒是清醒了不少,香烟让他可以冷静下来,好好回想这短短的十几个小时所发生的一切。他到现在还有些难以置信,自己跟维克托成为了任务的搭档,一起共进午餐,最后甚至并肩作战,那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的对手。

今天真是足够跌宕起伏了,勇利笑了笑,暗自想到。他看着缓缓往地面坠去的白色烟圈,轻声打破沉默:“谢谢。”

“什么?”维克托第一次从勇利口中听到这个词语,他的语气里有些惊讶,同时又因为不太确定而带上了疑惑的意味。

“我是指今天……”勇利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词语,他只好一手夹着烟,在半空中比划了几下,“……所有的事情。”

“我也要谢谢勇利的哦。”维克托微笑着说道。

听到他的回答后,勇利看起来比之前放松了不少,嘴角也浮现出了笑容来。维克托的目光扫过勇利泛着淡红的耳根,低垂的眼睫和吐出烟圈的双唇,鬼使神差般把身子往前倾去,凑到黑发青年的面前,轻轻咬住那双柔软的唇瓣。

勇利愣了愣,却意外地没有推开对方,反倒闭上了眼睛,任由淡淡的尼古丁和薄荷味道在他们的唇舌间混杂在一起。从维克托的口中尝到熟悉的薄荷烟味,这种像是成功把这个男人染上自己的味道的感觉太过美好,不断地刺激着勇利的神经,让他逐渐兴奋起来。

就在他们打算把这个吻进一步加深的时候,远处隐约传来了引擎声,两人像是突然从梦中惊醒般,各自退开了一段距离,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匆匆赶来的克里斯把车停在了不远处,他首先看到了那辆破烂不堪的科帕奇:“我的老天,你们都玩了些什么?”

“你知道的,我在信息里跟你提到了。”维克托摸了摸鼻子,答道。

克里斯藏起满脸惊讶和茫然,摊开双手耸了耸肩,朝他们的方向挥了挥手:“好吧,不管是什么,该回家了男孩们。”

勇利率先往前走去,可刚走出没两步,却又突然回过头来,垂着双眸对维克托说道:“我想,一般约会的早餐不会在车里解决的。”

他再次转身走向克里斯的车,维克托的蓝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随后大步地追上了黑发青年。

 =======

*简单注释一下

科帕奇:雪佛兰的一款……

菲亚特:意大利车

M39:S&W M39手枪

FN MK13:榴弹枪

没了

可能大家看不懂勇利最后的话,意思是他把维这种说是任务实际是约会的做法给看了出来,并且默许了。好吧其实还没在一起【逃走】。


评论 ( 49 )
热度 ( 837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