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胜利荣光 chapter2

**HP paro  德姆斯特朗校 维克托X 赫奇帕奇 勇利

   summary:一场充满恋爱酸臭味的三强争霸赛。

*世界杯不会用太多篇幅,所以会比较缩略地……浪了好多天快不会写文了

============

勇利是被切雷斯蒂诺叫醒的。

天边才刚透出些许蒙蒙亮,他的导师便已经闯入了他们的房间,毫不留情地在开着16度空调的房间里一把掀开了他和披集的被子,冷风窜入了勇利的睡衣下摆,肆意扫过他的皮肤,黑发少年顿时被冷得一个激灵。勇利猛地睁开双眼,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有些茫然地往切雷斯蒂诺看去,后者一边扯着披集的被子,试图阻止对方重新回到睡梦里,一边高声地朝勇利说道:“该起床了,孩子们,我们还得赶一段路。”

在吃过美味的早餐之后,勇利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了,对比赛的期待也一点点地重新回笼。从切雷斯迪诺家到港口钥这段路上,勇利都一直保持着这种双眼放光的状态,看起来有几分像是去往春游路上的小孩子。

时至今日,魁地奇世界杯与以前已经大有不同,其中变化最大的莫过于比赛的举行场地。越来越多的麻瓜们爱上了通宵派对,那些家伙已经不再那么好糊弄了,魔法部不得不承认,他们已经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将麻瓜们的体育场作为魁地奇比赛的地点,继续这样下去并不是一个理智的行为,但同样,他们也不愿就此放弃这场盛典。经过一番长时间的讨论,魔法部最终还是划出了一块空地,斥巨资为魁地奇世界杯建成一座更为隐蔽的体育场,当然,他们也把将港口钥的传统保留了下来。

可魔法部怎么就没考虑过把这些港口钥改进一下呢?勇利一边默默地在心底抱怨着,一边用力地踩了踩地面,以确定自己站到了平地上,传送所带来的那股眩晕和不适感还未完全散去,他无奈地抬手揉了揉胃部,匆忙跟上切雷斯蒂诺的脚步。

他们降落的位置距离住宿区不远,众人跟着切雷斯蒂诺从树林绕出,一副热闹非凡的场景顿时闯入眼帘。空旷的场地上支满了各式各样的帐篷,顶上参差不齐地插着两支决赛队伍的代表旗帜,两种队伍的代表色也彻底地混在了一起。虽然还是白天,但狂欢已经开始了,魔法的痕迹处处可见。大家不再需要顾忌麻瓜,即便身穿斗篷,拿着魔杖四处穿梭也不会有人在意。那些小孩子们拿着不知道从哪儿买来的魔法玩具,成群结队地嬉笑着从帐篷直接穿过,而年轻的巫师们则聚在一起玩着现下最流行的魔法游戏,抑或是激烈地讨论起即将开始的魁地奇比赛。

勇利一行也很快便找到了他们的帐篷,和大部分巫师的一样,看似其貌不扬的小帐篷里别有一番洞天。它的装修风格与切雷斯蒂诺的家如出一辙,到处都能看到植物的身影,温暖的阳光从帐篷的缝隙中洒入其中,恰好落在厚厚的羊毛地毯上,可以想象躺在那上面是有多惬意。

然而,在这群风风火火地冲进帐篷的巫师们中,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表现出要多作休息的意愿。他们的心早已飞出了帐篷,随着那些欢快的喇叭声远去。当他们在切雷斯蒂诺的监督下将行李都收拾整齐以后,终于得以被允许加入外面那场将会持续好几天的狂欢。

年轻的巫师们在住宿区内逛来逛去,披集一边指着不远处那一整片迎风飘扬的紫色旗帜,一边感叹道:“看来这里还是支持俄罗斯队的人更多呢。”

“瑞士队的粉丝明明也不少啊。”光虹反驳道,雷奥也连连点头附和起来。他抬手指向另一边,印着瑞士队队徽的旗帜果然占据了多数,离他们最近的帐篷上还贴着一位金发少年的巨幅海报,光虹指着它高声说道:“别忘了,瑞士队可是有克里斯的!”

光虹和雷奥当然也知道俄罗斯队那位赫赫有名的找球手,毕竟他们的小团体里还有一位他的忠实粉丝。不过,他们更熟悉的还是和自己同处于霍格沃茨的克里斯·贾科梅蒂,虽然那家伙是拉文克劳魁地奇队的找球手,但这并不妨碍光虹和雷奥成为他的粉丝,在没有自家学院参赛的赛场上为他加油鼓气。

“俄罗斯队也有维克托不是吗?”披集争辩道,他轻轻地撞了撞勇利的胳膊,想要得到对方的支持,“对吧,勇利?”

“啊,嗯。”勇利囫囵不清地回答道,虽然他是维克托的大粉丝,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克里斯也是一位极其优秀的找球手,身为赫奇帕奇找球手的勇利早就在学校的赛场上领教过对方的厉害。要是从极度客观的角度来说,这场世界杯的胜者确实还是个未知数。勇利的直觉告诉他,假如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恐怕气氛会变得不太妙,他正准备挑开另一个话头,却被某个不见起伏的声音给打断了:“原来是你们在吵啊。”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一位穿着休闲服的少年从那个贴着巨大海报的帐篷里走出,手里正牵着一只体型巨大的哈士奇。勇利多少还是认得这位隔壁学院的名人,名字是叫……李承吉吧?他一边想着,一边微笑着朝对方挥了挥手:“嗨,打扰到你了,很抱歉。”

“那倒没什么,不过你们讨论的也太无聊了——当然是瑞士队会赢。”李承吉顿时让勇利心里的大石又重新提了起来,他伸手将帐篷上那张海报的一角抚平,扯了扯手里的绳子,命令那只哈士奇坐到了他的脚边,看起来大有长篇大论的架势,“在世界杯的小组赛里面,虽然贾科梅蒂和尼基福罗夫得分的概率是98%,但是……”

那一串又一串数字把勇利听得头都大了,全靠算出来的比赛可是会让乐趣大打折扣的。他忍不住往自己的好友们看了一眼,意外地发现光虹和雷奥也是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几人迅速地在无言中达成共识,随后一个接一个往帐篷旁的小路溜去,在离开之前,走在最后一位的雷奥还没忘记朝还沉浸在计算中的李承吉告别:“呃……嗯,祝您今晚愉快!”

帐篷区比起勇利刚到那阵还要热闹上几分,观赛的巫师们都陆续到达了赛场,那些提早到的人们也已经休息够了,打算在比赛开始之前先逛一逛。而小贩们也开始活跃起来,口中高声喊着各不相同的口号,推着一辆辆装着各式商品的小车,用幻影显形在在人群当中来回穿梭,吸引了许多年轻巫师们的好奇目光。

勇利一行也不例外,几位少年兴奋不已地凑到其中一个摊位旁边,那辆狭小的推车上密密麻麻地堆满了两支决赛队伍的应援物以及数位明星球员的纪念品。俄罗斯队和瑞士队的旗帜占据了推车的两边,堆成两摞的吉祥物徽章此起彼伏地喊着自家的应援口号,和明星球员们长得一样的小人在酒红色的绒布上走来走去,要是遇到不同队伍的家伙,还会停下来怒视对方,再扭头往别的方向走去。

众人瞬间表现出了比平日要多上十二分的豪爽,不住地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零花钱,和不同摊位的小贩们交换着心仪的纪念品。勇利自然也买了不少,他抱着那几份即将加入维克托小宝库里的收藏品,准备往下一位小贩奔去,正当这时,不远处的一个摊位却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辆有些破旧的小推车停在一棵矮树下,上面杂乱地摆放着一些旧物,饱受巫师欢迎的那些却被移到了角落里去。老板似乎对自家摊位的冷清现状毫不在意,他靠在矮树下专心致志地捧着手机看魁地奇比赛的重播。勇利走到推车面前,在那堆小山里翻了几下,棕眸忽然一亮,从小山中间抽出一个颇为精致的深紫色首饰盒,躺在里面的那枚小玩意还在阳光下闪着崭新的金光。他举着那盒子大声地问道:“嘿老板,这个卖吗?”

“小声点儿,我又不是聋了。”老板眯着眼睛朝勇利手上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当然卖,两个加隆。”

还成,比刚刚见到那顶会尖叫的傻气帽子便宜多了。勇利这么想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硬币放到推车上,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老板慢悠悠地爬起来将那两个硬币塞回自己的钱袋里,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头在推车上翻了翻:“那东西应该还有个配对的……”他翻了一会儿,最后打了个哈欠,重新靠回了矮树下,自顾自地嘟囔道,“也许是前两天刚卖了吧。”

当勇利找回自己的好友时,那几人还沉浸在琳琅满目的纪念品当中。完全挤不到摊位前的他只好站到一旁,悄悄地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刚刚收到的信息,附在信息结尾处的表情让勇利忍不住弯起了嘴角。他走上前去,尽力碰了碰披集的肩,高声说道:“披集!我临时有急事,待会在入口汇合吧!”

“好,好。”目光还注视着摊位的披集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边,随意地点了点头,站在他身旁的光虹一边将瑞士队的徽章往口袋里塞,一边好奇地问道:“勇利要去哪?”

“老板,加上这个……啊?”披集闻言抬起头,茫然地往四周看了一圈,那个熟悉的身影早就融进了人群当中,他挠了挠脸颊,有些不确定地道,“也许是去厕所了吧。”

 

为了避免偶遇熟人,黑发青年不得不在帐篷区里绕了许久,才终于走到这片区域的边缘,他站在原地往四处张望了一阵,一只手忽然将他拉进了树林的阴影里,几乎要把勇利吓得惊呼出声。他回过头,一抹亮眼的银色顿时闯入他的眼中,和勇利手上那个小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正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勇利。”

“吓死我了。”勇利拍了拍胸口,把维克托那顶想要往下滑的斗篷帽子往前拉了拉,彻底挡住那几缕银色发丝。他将维克托上下打量了一番,才发现对方只不过是在比赛服外面套了一件斗篷,可见刚刚的匆忙。勇利用开玩笑般的语气说道:“维克托选手就这样跑出来,不怕被粉丝们围堵吗?”

“这都要怪谁呀……”维克托有些抱怨地回答,伸出手来捏了捏勇利的脸,看着对方皱成一团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维克托伸手扯开斗篷的绳结,将勇利整个人搂进怀里,用斗篷将黑发少年挡了个彻底,随后低下头吻住对方,斗篷的帽边完全地挡住了他们交缠的唇舌。

“嘿维……唔!停一下……”勇利抵着维克托的肩,将他推开些许,半眯着双眸,“我记得,你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准备比赛了吧?”

“是的。”维克托点了点头,他将勇利往怀里带了带,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所以我们还有十分钟的时间。”

他们将这段时间里的思念都揉进了接下来的深吻里,它持续了足够长的时间,两人才微喘着松开对方。维克托笑眯眯地看着黑发少年用拇指指腹擦去下唇残留的晶亮液体,拿过他手里一直攥着的那个小人端详了起来:“勇利又买了这个?”

“哪有‘又’?这明明是第一个。”勇利有些不服气地回答,他从外套内袋里掏出那个深紫色的盒子,把它放到维克托的手里,神秘兮兮地说道:“Surprise!”

“这是什么?”维克托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它打开,却被勇利按住了手,黑发少年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是拿到优胜才能看的礼物哦。”

“哇哦,谢谢勇利,看来我一定要拿到优胜才行呢!”维克托一边说着,再一次伸手将勇利搂进怀里,他弯起嘴角,握紧了手里的首饰盒。

等拿到冠军奖杯的时候,也给勇利送一份礼物吧,维克托这么想到。

 

“Wow——”

勇利和好友们一同趴在观众席的栏杆上,一边随着四周的观众欢呼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旗帜。随着比赛开始的时间一分一秒地接近,人们很快便填满了观众席上的空位,偌大的体育馆灯火通明,各种各样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到处都是一片沸腾。

披集把刚刚拍下的照片传了一通SNS,忽然转过来向勇利问道:“话说回来,勇利你刚刚究竟去哪了?”

“就是去了趟洗手间。”勇利若无其事地回答道,伸手指了指场地中央,兴奋地大喊起来,“看——是俄罗斯队的吉祥物!”

两支决赛队伍的队员们陆续登场,观众们的呼声在维克托出场的时候接近了最高潮。骑在扫帚上的银发少年朝他们挥着手,绕着赛场飞了一圈,最后停在勇利这一方的看台前,微笑着朝他的方向眨了眨眼,黑发少年身后那一排的姑娘随之爆发出一连串的尖叫声。勇利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明知道维克托看不到自己在哪一层,但还是朝他挥了挥手,和大家一样高喊起对方的名字来。

两支队伍迅速整齐地在半空中排成两列,等待最后一位重要人物走入赛场。那位身形微胖的裁判打开他带来的褐色箱子,与那四只球一同跃至半空中。一声尖锐的哨响紧随而至,宣告这场盛大赛事的正式开始。



顺便问一句如果我再开个坑你们会打我吗【摸下巴】

评论 ( 22 )
热度 ( 250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