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Love on Ice (上)

**算是磕与非洲人paro……吧,游戏设定和非洲人一样,根据需要加上了自己的私设,bug请不要深究。

*设定是12话之后某个休赛期,师徒回到了长谷津度假+练习。照旧,双向暗恋。

===========


Yuri side


胜生勇利,今年已经25岁的成年男性,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家手机的屏幕,双手撑着脑袋,脸上满是一言难尽的表情。要是放在一个月前,勇利打死也不会相信,自己有朝一日竟然真的下载了这个该死的游戏。

手机桌面最后的APP图标从暗灰色转向明亮,粉红的背景和糖果色的图案无一不体现出一股甜蜜可爱的气息,它的名字更是明晃晃地向青年宣告,自己是一款充满了粉红泡泡的恋爱游戏。

其实,作为一位敢于把游戏作为唯一爱好写到个人介绍里面去的滑冰选手,勇利玩过的游戏不计其数,当中自然也不乏恋爱游戏。勇利不敢吹嘘自己有多厉害,但至少他已经能够面无表情地过R18剧情,在不看攻略的情况下打通HE结局。

但这一回可不一样!勇利在心底大吼,他以前玩的那些游戏里的攻略对象可没有他自己,也没有……没有维克托。

勇利不知道该怪把自己介绍给赞助商的维克托,还是该怪这位赞助商的想法过于清奇,竟想要开发一款和滑冰有关的恋爱游戏。但是这位赞助商确实做到了,他邀请了世界排名靠前的单人滑冰选手们来为他帮忙,以他们为原型,最终做出了勇利面前这款游戏。出乎所有人意料,就连赞助商也没想到,它竟然在全世界的冰迷当中流行起来。

他总得看看它做成什么样子,自己可是为它配了音的呢!虽然他知道自己在那方面一点儿也不专业。勇利一边说服着自己,一边按开游戏图标,在一段伴随着欢快音乐的精美漫画之后,他犹豫着在玩家昵称一栏输入自己的名字。

玩家在游戏中被设定为一位刚升组的滑冰运动员,玩法自然是以完成不同的比赛节目为主,通过剧情与日常练习提高目标对象的好感度,系统会根据好感度的排行自动将玩家引向不同的感情线。事实上,剥去花滑这层噱头,这个游戏就是个最常见的恋爱卡牌游戏。

勇利大略地翻看了一下,攻略对象不仅有男单选手,还有女单选手,难怪会如此受冰迷的欢迎。好在赞助商没有直接用他们的照片,而是为他们每个人设计了手绘形象,虽然其他方面的设定并没有太大差别就是了。

他飞快地点击屏幕,跳过冗长的新手教程,终于到达每位初始玩家都必须通过的第一关——选择自己的教练或者结对伙伴,那将决定玩家的攻略范围,这对选择困难症患者来说显然有些不太友好。勇利的指尖在几张图片之间滑来滑去,游戏里的关系网和现实没有太大区别,假如他选择披集作为结对伙伴,那么切雷斯蒂诺就会是他的教练,可假如他选择维克托作为自己的教练,那勇利将会面临要和自己产生好感这种尴尬至极的状况了。

勇利那点小私心最终还是战胜了他的羞耻感,谁玩个恋爱游戏不是为了高兴呢,反正……反正这件事只有自己知道对吧?勇利吐出一口气,最终还是将指尖落在那张熟悉的脸上。随着他的点击,屏幕迅速跳往了下一个画面。

公共剧情中规中矩,卡面设计还算是精美,社交系统也挺有趣的……勇利靠在床上,一边在心底评价着这款游戏,一边按开抽卡界面,准备贡献第一次十连抽——标准结局自然是保底。勇利叹了口气,他早就习惯自己这种和卡牌游戏八字不合的体质,反正就算只抽到R卡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影响——勇利一直这么认为,直到他点开游戏里的手机,看见数条“自己”发来的短信,心不在焉地随手点了几个回复之后。

“‘勇利’的好感度+300,Lv2升级至Lv3。”

勇利看着‘自己’唰唰地超过维克托一大截的好感度,沉默了一会儿,点开了客服的对话窗口:

“你好,我想问一下这款游戏有减少好感度的机制吗?”

 

“披集,好久不见!”

“萨瓦迪卡!”视频里的泰国青年微笑着挥了挥手,有些奇怪地问道,“诶勇利,怎么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啊,可能是最近没睡好吧。”勇利揉了一把脸,这段时间里,他被那款该死的游戏折腾得不轻。话说回来,它也在自己的手机里存活了超过一个月的时间了,这可比下载它这点更让人难以置信。不过,真正令勇利睡不好的其实另有其因。

“该不是因为熬夜打游戏吧?”披集毫不意外地收到了勇利的瞪视,他笑着摆了摆手,话锋忽然一转,“对了勇利,你最近也在玩那个游戏吧?”

“啊?什么游戏?”勇利显然想将这件事作为自己的小秘密之一,他眨了眨眼睛,决定装傻。

“当然是以我们为原型的那个恋爱游戏。”披集撑着脑袋,自信满满地开口,“勇利肯定有在玩的吧,让我猜猜,你要攻略维克……”

“停下停下!”勇利慌忙截住了披集的话头,他可不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在恋爱游戏里选择自己的教练作为攻略对象,他叹了口气,无奈地承认,“好吧,我有玩这个游戏。”

在披集的软磨硬泡下,勇利在游戏里和他互加了好友。披集一边翻着再次满员的好友列表,一边有些疑惑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一定会用维克托的卡做头像呢。”

“前提是我抽出了他的卡……”勇利无力地趴在桌上,他至今都没听过维克托给这款游戏配的台词,甚至连一张R的影子也见不到,在这种恋爱游戏里,有什么比抽不出目标攻略对象的卡牌能更令人沮丧的呢?

“勇利你的运气也……太差了点吧?”披集惊讶地说道,他想了一会,忽然灵光一闪,兴奋地建议道,“勇利可以找维克托帮忙抽卡啊,SNS是上都说欧洲人会比较——”

“不行!”勇利不自主地提高音量,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这简直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建议没有之一,“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那好吧……”

这款游戏成为了勇利和披集之间的新话题,直到关上视频前的那一刻,披集还在拜托勇利给他发一份独家攻略。勇利转头看了一眼没有丝毫动静的房门,长舒了一口气。好在他一直都有尽可能地压低声音,绝对,绝对不能让维克托发现——

“勇利,今晚也一起睡吧?!”勇利的房门就在此时被猛地推开,银发青年抱着枕头站在门外,跟在他身后的贵宾犬也附和着叫了两声。他快速地跨进房间来,满脸好奇凑到正捧着手机的勇利身旁,“有什么好玩的?”

“什么也没有!”勇利迅速地按下锁屏键,手机屏幕顿时一片漆黑,他有些尴尬地用食指挠了挠脸颊,“呃……我的床太窄了,我们还是……”

“我一点也不介意勇利来我的床上哦。”维克托笑眯眯地回答道,那副理直气壮的模样让勇利一时语塞,最终不得不选择妥协。他知道就算自己现在拒绝了维克托,第二天醒来也依旧能发现自己和对方睡在同一张床上,这位教练总有无数方法能够溜进他的房间,将这种增进感情的做法付诸实际行动。

这才是自己晚上睡不着的真正原因,勇利想。他正睡在维克托的床铺和枕头上【虽然只有一小部分】,盖着维克托的被子,维克托本人甚至躺在他的背后——勇利感觉自己已经彻底地被维克托的气息给包围了,这令他感到紧张不已。占据了床铺另一半的银发青年只是轻轻地翻了个身,勇利便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往床边又挪了几寸。

没有人能够在和暗恋对象同床共枕的时候保持百分百的冷静,更何况对方还是自己从小憧憬的神明。勇利承认自己喜欢维克托,但他很清楚,自己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他本就是个贪婪的人,从一开始便不抱任何奢望才是正确的选择,神明和凡人之间永远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维克托必然会遇到比自己适合得多的那一位。而他,除了珍惜这段暂时还未画上句点的师徒关系之外,也就只能通过游戏来稍微满足一下自己的私心了。

所以勇利绝不能让维克托知道自己在这种游戏里把他当成攻略对象,那一定会让他觉得很……厌恶的吧。

勇利悄悄地在黑暗中摸到自己的手机,他坐起身来,手指毫无目的地把手机桌面来回翻了好几遍,最后把原本放在手机第一页的游戏图标移到了最角落的文件夹深处。他稍稍地松了一口气,重新放好手机,蹑手蹑脚地躺回被窝里。

话说回来,维克托会不会也在玩这款游戏呢?勇利在昏暗中望向睡得正熟的银发青年,飞快地把这个刚冒出来的念头甩至脑后——开什么玩笑,他可从来都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勇利自嘲般笑了笑,翻过身去,在迷糊之间坠入梦乡。

然而,他的想法在第二天早上就被现实完全打败了。

维克托意外地没有和勇利一起晨跑。待到勇利走进冰场大门时,却发现维克托已经比自己先到了一步,而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银发青年并没有上冰,却是捧着手机,正认真地向优子询问着什么。

“哇哦,amazing!真的很有趣呢!”勇利一推开最后一道玻璃门,就听见维克托对着手机发出了一句感叹,紧接着响起的,是他最为熟悉的一段游戏音乐。维克托显然也察觉到了黑发青年,笑着抬起手来朝他挥了挥:“勇利,好慢哦!”

操,这个早晨可真是一个糟糕透了的开始。勇利忍不住在心里高声吼道,他的脑海里随即冒出了第二个念头:

等等,维克托的攻略对象是谁?


====

只是个短篇,要考试了,考完更。

 

评论 ( 6 )
热度 ( 416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