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百合蒙布朗

*又名《面包师傅的爱情物语》、《店长的诱惑》,《泡到外教老师的一百种甜品》

*病好像好了,又能来浪了。其他两篇我没坑,我下一篇就更。

======

1

“今天的课先到这里吧。”

下课铃恰好结束,勇利随之宣告了学生们的解放。他合上手中的书,一边收拾着背包,一边微笑地望着那些成群结队的年轻人们迫不及待地往饭堂的方向跑去,有几个走在最后的站在门口处,笑嘻嘻地朝他喊道:“胜生老师,要一起吃饭吗?”

“今天就不去啦。”勇利笑着向他们挥了挥手,把最后一本书塞进包里,拎起背包往外走去。他对今天的午饭早有打算——学校门口新开了一家面包店,在早上路过的时候,勇利就被它的店面和隐隐约约的面包香味所吸引,只可惜当时的他已经解决了早餐,只能把尝新放到了午餐时间。

勇利兴奋地推开面包店的玻璃门,让人垂涎欲滴的香味顿时汹涌地朝他扑面而来。这家面包店内十分宽敞,装修与外观一样简约大气,明亮暖和的灯光洒在两排架子上,各式各样的欧式面包整齐地摆放在木盘里,而精美的西式甜点则被放在高低错落的瓷碟当中。店面的一角被划分成休息区,几张桌椅和小沙发摆放在落地玻璃窗旁,街外的风景配上吊在窗边的小盆栽,看上去舒适且惬意。

也许是第一天营业的原因,店里的顾客也尤其多。勇利好不容易才从人群中挤到面包架子前,却看着种类繁多的欧式面包犯了难。巧克力浓浆的感觉不错,芝士似乎也很好吃,写着蔓越莓的那款看起来也很美味……勇利苦着脸,视线在它们之间扫了数个来回,却根本无法做出选择。

“欢迎光临。”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勇利耳边响起,勇利的余光能瞄到他身上正穿着面包店的工作服,“您想要哪一款面包呢?”

“嗯……”勇利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注意力依旧放在一个个诱惑着他的欧软包身上。看来自己只能从第一款开始吃,每天换一款了。他在心里默默定下之后一个月的早餐计划,依依不舍地将目光挪到第一个架子上的抹茶红豆软包上。一想到自己马上能吃上美味午餐的勇利心情大好,他伸手扯着身旁那位店员的衣袖,拉着对方走到想要的那款面包面前,兴奋地说道:“请帮我拿一个这个。”

后者不由得因勇利的动作愣了几秒,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熟练地帮勇利装好一个面包,礼貌地将袋子交到黑发青年的手上:“OK,这是您的面包。”

直到这时候,勇利才完全看清对方的模样。穿着黑色工作服的银发青年拥有着帅气精致的长相和媲美模特的身材,他用双手捧着打包好的牛皮纸袋,那双如同大海般的冰蓝色眼眸里是掩不住的笑意。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做过什么的黑发青年脸上一红,匆忙接过袋子转身往收银台跑去。

太羞耻了。勇利微微垂着头,抬起手来半捂着脸,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脸颊有多滚烫,耳边也传来了心脏加速跳动的声音。他飞快地付完款,在走向大门的途中,还是忍不住往银发青年的方向瞄了一眼,后者正认真地和顾客介绍着摆放在西点柜里的糕点。恰好在这时,另一位店员从不远处走来,朝他喊道:“店长,这边需要您过来一下。”

原来他是店长啊。勇利这么想着,一边推开店门往外走去,微风把大门附近的装饰吹得叮当作响,他将怀里的牛皮纸袋又抱紧了些许,不由自主地弯起了嘴角。

 

2

维克托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位基本每天都要来光顾一次的黑发青年,他大多会在早晨的时候来,有时候也会是下午,如果他有空的话,还会点上一杯热可可,在休息区捧着速写本安静地享受下午茶时间。维克托一直以为黑发青年是隔壁学校的学生,直到某一天意外地听见几个成群涌进店里来的女孩儿,嘻嘻哈哈地高声称呼青年为老师,才得知对方其实是她们的外教。

话说回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年轻的大学老师,维克托忽然想起黑发青年第一次走进店铺的时候那副看着面包架子双眼放光的可爱模样,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隔壁学校隐隐约约传来了下课铃声,墙上的钟正好踏上下午四点的位置,黑发青年一般会在比这更早的时间点出现,但今天却意外地没有见到他的身影,而早上他也并未来过。

也许是因为太忙,抑或是找到了另一家新店吧。维克托淡笑着摇了摇头,把这些猜测悉数抛至脑后,倚在收银台旁往落地窗外看去。今天显然不是一个好天气,一片昏沉的天空布满了黑压压的乌云,雷电在云层之间交错,狂风卷起行人的外套下摆和衣袖,不过几分钟,一场初夏的暴雨便倾盆而至。街上行人渐少,刚下课的学生们纷纷抱着背包和伞,顶着扑面而来的雨水往前跑去。面包店里的几位顾客早在暴雨之前都已匆匆离开,这让维克托的下午多了不少清闲时间。正当他打算进厨房看一眼早上放入冰柜的新品,顺便为自己冲上一杯咖啡的时候,他恰好看见了那位冲到门口处躲雨的黑发青年。

勇利躲在屋檐下,抬手擦去满脸的雨水,他觉得今天真的是倒霉透了。从早上闹钟坏了开始,到中午钱包被偷,再到刚才一走出教学楼便下起了暴雨,而偏偏今天的他还忘记了带伞。勇利叹了口气,抬头望向依旧昏沉的天空,看来这场暴雨不是一时半会能停的。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进面包店躲雨,只是自己这副满身湿透的模样……

“嘿,要进来吗?”勇利身后的玻璃门被拉开,银发青年朝错愕的他露出微笑,往店内指了指,“我是说,躲躲风什么的。”

 

“谢谢。”

勇利放下手里的毛巾,接过维克托递来的热可可,他低着头抿了一口,从指尖传来的热度以及窜至四肢百骸的暖意让他顿时感觉好了不少,连心情也没那么糟糕了。勇利抬头望向捧着咖啡杯在对面落座的青年,微垂着头再一次说道:“谢谢。”

“不客气,很少见到这么大的雨呢。”维克托撑着头望着勇利,忽然话锋一转,问道,“今天很忙吗?”

“啊?”黑发青年向他投来了不解的目光,后者微微勾起嘴角,补充道:“你比平时晚来很多。”

勇利唰地一下红了脸,他确实每天都会来这家店,除了想要把所有的面包尝试一遍以外,当然心底还抱着些许小心思,但勇利可没想到会被维克托注意到自己。他捧起可可喝了一口,囫囵不清地应答道:“唔嗯,今天临时有点忙。”

维克托的目光落在青年微微泛红的耳垂上,那让他想起早上新做的草莓慕斯。他愣了两秒,连忙低下头轻咳,将打趣的话统统咽回了肚子里,不着痕迹地打开了另一个话题,这也让勇利大松了一口气。

极少人愿意在这种暴雨天气出门,多亏于此,维克托得以好好地和勇利聊上一段时间。他们终于成功地交换了名字,话题在两人的爱好与职业之间窜来窜去,维克托会为勇利介绍他喜欢的那几款甜点的做法,勇利也会提起课堂上遇到的趣事,没有一方感到无聊或厌烦,两人偶尔还会不约而同地发出笑声。他们因此而忘记了时间,直到厨房传来急促的铃声,维克托才想起那个被他遗忘得一干二净的慕斯蛋糕。

“噢抱歉。”铃声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维克托一边匆忙站起,一边向勇利道歉。后者笑了笑摇了摇头,眼看着维克托往厨房走了两步,却又忽然退回来说道:“其实我今天试做了一款新品,”黑发青年成功捕捉到某个字眼,双眸内瞬间闪烁起期待的光芒,维克托歪了歪头,如其所愿发出邀请,“你愿意帮我试吃一下吗?”

 

小巧的甜点杯被摆放在勇利面前,香橙片装饰在杯沿,酸奶慕斯柔软而细腻,伴随其在口腔内化开的橙子清香让勇利满足得半眯起双眸。他迫不及待地将第二勺慕斯送进口中,一边口齿不清地赞叹:“很好吃!维克托打算什么时候推出?”

“那就好。”坐在一旁的维克托微笑地看着勇利将这杯慕斯吃了个干净,“这周之内吧。”

“我一定会来买的。”勇利咬着最后的香橙片,满是羡慕地说道,“在这里工作真好啊,还能提前试吃新品……”

香橙片的汁液从勇利的指尖流到手背,不甘浪费的黑发青年伸出舌头将它悉数舔去,维克托将这一幕完全收于眼底,才缓慢地挪开视线,佯装若无其事地提议道:“如果勇利愿意的话,以后都来帮我试吃新品怎么样?”

“诶,真的可以吗?”勇利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维克托的这个提议实在是让他紧张得手心冒汗。

“当然,你看,我的店员们其实不怎么喜欢试吃,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更何况勇利还能顾客的角度给我评价,那再好不过了。”维克托笑眯眯地抛出了最后一条诱惑,“如果新品成功的话,勇利还可以打包一份回家哦!”

喜出望外的勇利二话不说便应了下来,拎着被打包好的香橙酸奶慕斯杯再三向维克托道谢,才转身离开面包店。雨后的清新味道与充斥着心脏那团喜悦洗去了他的所有坏心情,勇利忽然觉得,今天失踪已久的好运已经回到自己身边来了。

维克托站在收银台后目送青年的背影,直至对方消失在落地窗外,才从桌子下抽出一本厚重的笔记本。他翻开其中一页,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用俄语做的笔记。维克托弯着嘴角,低声自言自语道:“OK,来找找下周要做的新品吧。”

 

3、

从某个星期开始,Y大的学生们忽然发现他们的胜生老师每周里总会有那么一天,在宣布下课之后成为第一个冲出教室的人,那副比他们还要迫不及待的模样可谓是少见得很。然后,假如他们下课后再到学校门口的面包店转一圈,就会发现胜生老师和店长相谈甚欢的身影。时间一长,学生之间纷纷传起了好几种猜测。

这些猜测自然传不到勇利的耳朵里。推掉了几位学生想要和自己喝一杯的邀约,并嘱咐他们别喝到太晚,随即匆匆地往校门走去,期待和雀跃的心情让他的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自从上次答应了维克托以后,他们便交换了电话号码,只要维克托打算试做新品,便一定会发短信邀请勇利来试吃【虽然勇利依旧每天都会去一趟面包店】,有时候是一周一次,有时候会是三四天一次。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在一次次接触中变得亲密起来,连面包店的店员也开始熟悉这位店长的新朋友,勇利甚至还被邀请到他们的派对聚会里,直到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除了西点以外,维克托对普通的料理也十分拿手。

勇利推开面包店的玻璃大门,上次他试吃过的草莓泡芙已经摆放在西点橱最显眼的位置,看样子还颇受欢迎。事实上,他曾经试吃的甜品和面包里面,有些确实会在不久之后推出,可有一些却不见下文。勇利曾经问过维克托,后者的回答一直是计划未到的原因。他本想继续追问,却总是被端出的西点吸引了注意力,屡次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个问题。

反正对于自己来说,能够多几次和维克托见面的机会并不是什么坏事。勇利想。

“嗨,胜生。”站在收银台处的红发女孩笑嘻嘻地朝他挥了挥手,指了指身后的厨房,“店长还在厨房里忙哦,稍等一下。”

“好。”勇利点了点头,往女孩身后望去,透明窗内的维克托正低头认真地处理着手中的食材,额前垂下的银色发丝挡住了他的眼睛,从抿紧的嘴角看来,他似乎有些紧张。也许是因为今天的甜品比较难做吧——想到这里,勇利顿时对成品又多了几分期待。

他像往常一样点上一杯可可,窝在休息区一角的沙发上,从背包中拿出速写本来。勇利在翻到画着银发青年的几页时,动作不由得顿了顿,他把这几页来回看了好一会儿,才微笑着翻开最新的画纸,继续自己的创作。

“真漂亮啊。”黑发青年抬起头来,维克托不知何时站到了他的身旁,手里还拿着两个碟子,他将其中一个放到勇利面前,看着速写本上的画作说道,“勇利一向画画很厉害呢。”

“是爱好而已。”担心前面那几页被发现的勇利急忙把速写本收起,将话题转移到面前这碟精致的甜点身上,“这是什么?”

“百合根蒙布朗哦。”维克托回答道。

勇利很少见到维克托做这样的甜品。金色的托盘上放着像矮塔一样的甜点,最顶部摆放着薄荷叶的装饰,纯白色的百合奶油呈带状整齐地包裹在外层,让人不舍得破坏它却又忍不住想要知道里面所藏的味道,每一下都像是在挖掘宝藏。维克托在里面放的是抹茶蛋糕和冰淇淋,微凉的冰淇淋与外层的百合奶油口感绵软细腻,微苦的抹茶和清甜的百合也显得意外地融洽。

勇利很快便把它解决一空,心满意足地对着空碟子双手合十,说了一句“多谢款待”后,靠在沙发上向维克托道:“这款绝对会很受欢迎的,维克托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吗?”勇利知道维克托的每一款甜点都会有一个新的名字,就像是他的一种小乐趣一样,勇利也同样乐在其中。

“想好了。”维克托望向勇利的眼神十分认真,甚至让黑发青年莫名地紧张起来。他舔去勺子上的百合奶油,嘴角挂着淡笑,轻声说道:“它叫‘yuri’。”

 

4、

“恋爱,一旦向对方告白的话,都会失败的。”

忽然出现在勇利身后的青年一字一句地念出他刚在文档里敲下的那句话,随即有些讶异地说道:“哇勇利,你这样出题不好吧?太打击人啦。”

“披集!”黑发青年被吓了一大跳,他有些抱怨地喊着好友的名字,一边手忙脚乱地将那句话删去,支支吾吾地解释道,“我只是刚刚打错了。”

“好吧。”披集一眼就看穿了勇利的借口,他知道自己的好友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你该好好放松一下,待会去喝一杯怎么样?”他这么提议道。

“下次吧,我更想先解决这个。”勇利看着屏幕叹了口气,这份期末考卷才完成不到一半,进度实在是令人心焦。

“前天你也是这么说的,”披集直截了当地戳破他,“是因为那位店长吧?”

勇利不得不佩服披集的敏锐和一针见血,他承认自己根本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在试卷上,脑海里满满都是维克托的身影。勇利上次是逃出面包店的【是的,他选择了“逃”这个字眼】,在那之后,除了给维克托发去一条道歉的短信以外,其他短信也只回了寥寥数条,连去面包店也故意避开维克托上班的时间。

勇利确实在躲着维克托,他还没将内心的想法完全理清楚,或者说把震惊与激动的情绪彻底消化干净——在这之前,勇利不敢贸然和维克托见面,他能想象那有多尴尬。维克托的暗示让他感到不知所措,要知道,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小心思会得到对方的回应,甚至会是由对方先提出来。这根本无异于偶像对粉丝突如其来的真情告白,对于一个单身二十几年的成年男性来说,你不可能指望他能够完全冷静以待。

“虽然我还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听说那位店长已经好久没在面包店里出现了,有人说他有搬走的打算。”披集拍了拍好友的肩,翻出不知从何听来的传言,“我想在那之前,你们最好先好好谈谈?”

“什么?”勇利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棕眸里写满了惊讶,“他要搬走?搬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这只是一个猜测,不过——万一呢?”披集话音未落,勇利便已经拎起外套往门外冲去。披集拿起桌上的手机走到玄关,将它递给正一蹦一蹦穿着鞋子的好友,“祝你好运,勇利。”

“谢谢,披集。”勇利挤出一个笑容,晃了晃手机,风风火火地离开了公寓。

 

勇利在维克托的家门前站了将近五分钟了。

他刚刚头脑一热便冲了出来,待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站在这儿了。披集的话让勇利感到慌张,他忽然意识到维克托并没有要等待自己的义务。维克托确实随时可以选择离开这个地方,就像他当初忽然决定来到这儿开面包店一样。勇利犹豫再三,最终咬了咬牙,用左手抓起右手,闭着眼睛按下了面前的门铃。

所幸在勇利生出逃跑这个念头之前,门打开了。

“勇利?”维克托穿着居家服,银色发丝略显凌乱,脸上写满了惊讶。他显然没料到来客的身份,愣了几秒才退开一步,说道,“先进来吧。”

“呃,因为我,我听说你一直没去店里……”勇利有些局促地站在玄关处,欲盖弥彰的理由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就在这时,一只巨型贵宾从维克托身后钻出,一边高声叫唤着,一边欢快地扑到勇利的腿上。

“马卡钦!”维克托无奈地看着在黑发青年身上蹭来蹭去的自家宠物,淡笑着带勇利走进屋内。维克托的公寓和记忆中一样干净整齐,客厅宽敞而明亮,只是桌子上多了几个药盒,他指了指沙发示意勇利随意坐下,随后将桌面上的药盒放好,在黑发青年对面坐下:“抱歉,有点乱。”

“没有没有……比我的公寓整洁多了。”勇利连忙摆手,他挺直了腰背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上,半眯起眼睛试图看清药盒上的字,“维克托生病了吗?”

“嗯,最近总是有点不舒服,所以才一直没去店里。”维克托的脸色确实看起来比平时要糟糕一些,他朝勇利笑了笑,“现在已经好多了,不用担心。”

勇利点了点头,他想找点话题,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维克托似乎也是如此。客厅内一片寂静,气氛微妙到了极点,勇利在坐立不安之中不知不觉地喝完了手边的那杯水,他猛地站起,干笑着打破了沉默:“我……再去倒杯水。”

“我帮你吧。”维克托接过玻璃杯往厨房走去,勇利跟在他的身后,在踏进厨房的那一刻,眼前的景象让黑发青年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料理台上放满了做甜品的工具,奶油和面粉堆放在一旁,鲜百合从另一个袋子中洒出了几片,它的旁边正放着几个未完成的抹茶蛋糕胚。勇利还看到了几样新的材料,显然在他来之前,维克托正在尝试做一款新的百合蒙布朗。勇利站在门边摸了摸鼻子:“之前那款出了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只是……我感觉勇利对它不太满意。”专门为某人而做的甜品没有能够得到对方满意的评价,那它无疑是失败的。

“不是的!”勇利忍不住提高了音量,他接过维克托递来的热水,微垂着头说道,“我对它很满意。”

“说实话,我没想过你今天会来。”维克托靠在料理台旁,嘴角的笑多了几分自嘲的意味,“我以为我已经被拒绝了。”

“不,我没有那个意思……”勇利抿紧了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是我的错,我当时有些太慌张了,我没有想过维克托会喜欢……很抱歉,我应该早点找你的。”他将“我”这个字囫囵过去,低着头盯着玻璃杯,滚烫的热水将他的掌心烫得通红。他闭上眼睛,像豁出去一般坦白道:“我喜欢维克托。”

我喜欢你做的甜品,喜欢你为它们起的名字,也喜欢你。

维克托缓步走到勇利面前来,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向勇利半伸出双手,后者轻轻地撞进了他的怀里。许久,勇利突然开口,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我想吃百合蒙布朗了。”

“勇利真是小猪呢。” 维克托在对方的柔软发丝蹭了蹭,搂紧了怀里的黑发青年,“可以哦。”

“所以赶快好起来吧,维克托。”

 

5、

几乎全校都知道胜生老师和学校门口那家面包店店长在一起了。只要是假期或者下班时间,大家总能在面包店里找到捧着马克杯发呆又或者是沉迷速写胜生老师。如果都没有,那他必定是在厨房。

而半年之后,胜生老师手上多了一枚金晃晃的戒指,两人订婚的消息迅速地通过SNS传遍了整个校园。求婚成功显然让店长心情大好,第二天便开始了持续五天的五折活动。而最新推出的那款名为“yuri”的新品百合蒙布朗,其名字的含义大家也是心知肚明。

但胜生老师却并不愿意提起求婚的详情,无论是学生还是好友都没能从他口中撬出半点消息。事实上,勇利也不知道该从何讲起,谁能想到他的买一送一会是买蛋糕送店长呢?谁又能想到蛋糕里还藏着戒指?而现在每当勇利看到手上那枚金晃晃的戒指,总能想起当时维克托握着自己的手,替他将奶油舔去的场景,实在是令人脸红不已。

“勇利,到啦。”维克托把车停在学校门口,“今天中午要一起吃饭吗?”

“嗯。”勇利在维克托充满期待的目光下急匆匆地下了车,往向校门口走了两步,又忽然折返到车窗前,弯下腰迅速地在维克托唇上印下一个吻,随即红着脸快步离开。

“勇利中午见!”刚还沉浸在为没有吻别而委屈的银发青年喜出望外,他朝勇利的背影挥了挥手,才满脸笑意地关上车窗。

在不远处目睹了这一幕的学生们纷纷高声起哄,照片在SNS上传得热火朝天,想必又成为一道新的风景线了。

 ======


来解释几个梗哈

1、1part里面抓着店员的袖子这个梗是吱吱提供的!外教老师的真实经历【bushi】是这篇文的来源!霓虹金有时候真可爱。

2、“恋爱,一旦向对方告白的话,都会失败的。”真的是我日语课上老师出的翻译题,好,现在把话筒给到这位老师【】

3、百合的日语也读yuri这个应该大家都知道,老维一边吃还一边这么起名字,暗示非常明【se】显【qing】

4、重申一下,HP和恋与pa没坑!

评论 ( 23 )
热度 ( 537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