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Love on Ice(下)

**原名《恋与滑冰者》,改了下名大家了解一下

算是磕与非洲人paro……吧,游戏设定差不多,根据需要加上了自己的私设,bug请不要深究。其实下跟游戏关系已经没多少【苦】

*设定是12话之后某个休赛期,师徒回到了长谷津度假+练习。照旧,双向暗恋


=====

Victor Side


维克托最近遇到了一些烦恼——准确来说是恋爱上的小问题,原本他总喜欢向雅科夫求助,但显然,他的教练无法帮助他解决这一次的问题。但好在他还有另一位最佳人选,维克托这么想着,随即毫不犹豫地拨通克里斯的电话号码。

“嗨,克里斯。”维克托抱着马卡钦,在沙发上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我有些问题需要你的帮忙。”

“嗨维克托,看来你需要一次促膝长谈。”克里斯的语气里多了几分打趣的味道,他停顿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脚步声,待安静下来,他的声音才重新靠近话筒,“虽然你刚打断了我的另一个电话,但是……来吧,我洗耳恭听。”

“老天,你也在玩那个游戏。”维克托几乎立马就听出了克里斯的另一层意思。他虽然还没有下载最近那款风靡全球的游戏,但对维克托来说它可一点儿也不陌生,毕竟每天都能在首页里看到各种各样关于它的消息,而更重要的是,它就是他苦恼的源头所在。

“你不打算也来感受一下吗,维克托教练?”克里斯轻笑着,再次一语中的,“你的徒弟好像也在沉迷这个游戏哦。”

“我知道。”维克托无奈地回答,游戏向来不在他的爱好行列之中,而他也很少会关注勇利玩的游戏,他的爱徒作为一位游戏爱好者,steam里的记录恐怕多到连勇利自己也不一定能数得清。但这次却不一样,被邀请参与制作的维克托十分清楚,这是一款恋爱攻略游戏,其中的原型除了他熟知的几位男单选手们以外,还有几位世界排名靠前的女单选手。虽然维克托知道这不过是个游戏,但它的出现在无形之中打破了微妙的平衡,一向自信满满的他,却忽然担心起勇利的选择来。维克托叹了口气,将自己的烦恼倾诉给在电话另一头等待着的好友。

“说实话,我想不到除了你以外,他还会选谁。”恐怕全世界都是这样认为的。克里斯没有把最后一句说出口,好友的烦恼让他感到有些意外,在他的记忆里几乎很少见到这样的维克托。能让皇帝如此不安,还真是了不得呢,勇利。

“呃……其他的女孩?也许他有认识那么一两个,”维克托听见门外传来脚步声,随后隔壁的房门打开又关上,显然是勇利回来了。他压低了些许音量,继续说道,“勇利可是在冰场里越来越受欢迎了。”

“看来维克托教练的日子不太好过嗯?”话筒里传来了克里斯的轻笑声,“我建议你试试亲自去玩这个游戏,相信我,它还不赖。”

“好吧,我想你是对的。”大概自己还能了解到更多关于勇利的事情,他们之间说不定还能出现更多的话题,维克托揉着额角想。

“而且勇利在剧情里的表现很有意思,也许你能够发现点什么。”克里斯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会把他的好友ID发给你的。”

“我开始怀疑你是不是每天都泡在这个游戏里了,克里斯。”好友的熟练程度让维克托忍不住开了个小玩笑,“你应该知道,在这个游戏里花了超过一百可算是出轨了哦。”

“看来我得收回勇利的ID了,维克托教练。”

“好吧,我可什么都没说。”

维克托轻笑着挂了电话,多亏了克里斯的建议,让他的头脑清晰了不少。他点开手机屏幕上最新出现的那个图标,故意起了一个和自己听起来毫无关联的名字,在通过一番繁杂的新手教程之后,维克托迫不及待地点开了好友界面,输入克里斯刚刚发来的ID,屏幕上随即出现一位以勇利的卡面作为头像的玩家。维克托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按下了发送申请的要求。

 

“勇利,stop!”维克托皱着眉头拍了拍手,示意冰场内的黑发青年停下,他脸上的表情显然是对青年刚才的表现有些不满,“刚刚的4F是怎么回事?我不喜欢那样子的哦。”

“是,很抱歉,我再来一次。”勇利擦了擦下巴的汗,重新往冰场中央滑去,但这一次却比上一回还要糟糕,青年重重地摔在了冰场上。

“勇利,先休息一会吧。”维克托将冰刀套递给朝自己滑来的青年,勇利想东西的时候跳跃总是会失败,作为教练的维克托十分清楚这一点。他从到达冰场那时开始,勇利便一直是这副心不在焉的模样,除了自己和优子的对话之外,维克托想不到第二个可能性了。

然而, 那时候维克托只不过是趁练习之前,向优子询问了几个关于游戏的问题,除此以外,维克托也想不起来有任何的特别之处。他不知道勇利为何会紧张,是因为发现自己也下载了这个游戏,还是说担心自己在游戏里有所发现?维克托再次点开桌面上的图标,熟悉的BGM伴随着游戏启动的界面而响起。

说实话,他暂时还没能从游戏里发现任何的端倪,唯一的感受大概只有勇利比想象中更难攻略这一点了。在游戏剧情里,勇利的生活几乎只有滑冰和维克托两样东西【现实中其实也是如此】,即使在抽到了好几张SSR的情况下,他的好感度也处于不上不下的位置。维克托对此感到有些无奈,假如有人提出“自己成为自己的情敌是一种什么感受”这样的问题,维克托觉得他的回答能成为最佳答案。

维克托点开好友列表,勇利的账号正躺在第一个位置,上线时间显示两分钟前。看来他的徒弟确实很喜欢这个游戏,维克托一边想着,一边点开勇利的竞技卡牌列表,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整个列表里竟没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卡牌。

这个列表的作用不仅是让玩家放最强的卡牌,也是他们展示最喜欢的攻略对象的位置。维克托将勇利的列表刷新了好几次,却依旧是第一次打开的那样。他不得不说自己感到有些失落,被剧情所消去的危机感又重新回到了他的心里,而正当这个时候,另一条来自SNS推送忽然从屏幕上方弹出。

“哦你是说,勇利给那个女孩的SNS点了赞?”

“准确来说,是好几条SNS,虽然都是些游戏截图。”维克托轻叹了口气,“这有些奇怪,是吧?”

“虽然我对勇利的这些方面不太熟悉,但我觉得这不一定。”克里斯反驳道,“你刚刚说过,她是你们上次去莫斯科冰场训练认识的伙伴,在我看来算是挺正常的。”

“嗯哼,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克里斯,他的列表里没有我的卡牌。”维克托揉了揉马卡钦的脑袋,伏在他身旁的贵宾侧过头,舔了舔他的掌心。

“维克托,你有点太在意那个游戏了。”克里斯十分认真地说道,他觉得需要提醒一下维克托了,他的好友只要遇到勇利的事情就失去了平时的那些冷静和镇定,“那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恋爱游戏。”

“我想你应该主动做些什么,在现实里。”克里斯补充道,“你知道的,即使你在游戏里把他攻略下来了,那也是徒劳无功的。”

维克托沉默了一会儿,他承认自己的想法是钻到死胡同里去了,克里斯是正确的,假如他真的想有一个happy ending,他需要展开追求。他想要知道的是真实存在的这个勇利的想法, 而不是根据游戏里的那些数据胡乱猜测。

也许他可以先创造一些约会。维克托想到这儿,几乎是马上就行动了起来。他向克里斯道过别,随即兴冲冲地敲响了隔壁的房门。房内传来了桌椅碰撞的声响,黑发青年将房门拉开些许,有些奇怪地问道:“维克托,现在睡觉还有些早吧?”

“不是因为这个。”维克托眨了眨双眸,莫名的紧张让他的心脏加快跳动起来,“勇利,周末愿意和我一起去……逛逛吗?”

“嗯?”勇利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疑惑,“可以是可以,为什么突然……”

“是约会哦!”维克托弯起嘴角,为刚刚宣告成功的一小步而感到喜悦,他兴奋地走回自家房间的门口,朝尚在状况外的黑发青年挥了挥手,“就这么说定了,待会见,勇利!”

“诶?等等,维克托!什么约会?!”

 

维克托笑眯眯地将其中一个甜筒递给等候在一旁的黑发青年,他们迫不及待地在冰淇淋上咬了一大口,又同时打了一个寒颤,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维克托忍不住心满意足地感叹道:“果然在这个时候吃甜筒是最舒服的呢。”

“不过还是有些太冷了。”勇利小声地嘟囔着,却又忍不住再咬一口手上的甜筒,任由维克托拉着自己的另一只手往下一个目的地走去。

自维克托第一次发出邀请开始,他在勇利的默许之下策划了一次又一次的“约会”【虽然勇利似乎并不承认它是约会】,每隔一段时间,他们便会到市区或者是更偏远的郊区去度过难得的休息日。维克托不得不说,当日的主动邀请确实自己所做的最为正确的决定之一了。

偶尔一两次的放肆在休赛期是可以被允许的。在解决了甜筒以后,他们便拐进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厅,不到五分钟,这家店的招牌草莓松饼便被端到桌上。两人迫不及待地尝上一口,发出了满足的赞叹,而悠闲的下午茶时间也正式宣告开始。

维克托和勇利一边解决着草莓松饼,一边优哉游哉地聊着天。他们选择的恰好是一个位于角落的位置,紧靠落地窗的餐桌却丝毫不显狭窄,反倒十分敞亮,矮屏风恰好将餐桌和旁边的卡座隔开,把他们挡了个彻底。

几个年轻活泼的女孩成群地涌进了两人隔壁的卡座,随即迫不及待地聊了起来。她们交谈的内容都是些对维克托来说十分熟悉的名词,什么攻略对象,什么SR和SSR,又抑或是约会和练习,这些词语被女孩们用压低的声音吐出,伴随着轻笑和时而带着抱怨的语气,和熟悉的游戏BGM一起飘到了维克托的耳朵里。

“嘿勇利,”维克托望向专注于窗外风景的黑发青年,轻声喊道,他知道对方也一定听懂了她们的话,“你也在玩那个游戏对吧?”

“什么游戏?”勇利转过头来,似乎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我最近可是玩了很多游戏啊。”

“这个哦。”维克托指了指勇利的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恰好躺着一条来自某个恋爱游戏的推送,“感觉怎么样?”

“剧情……剧情和玩法都挺不错。”勇利在心底默默准备好的装傻回答被维克托彻底地堵死,以至于他不得不换了一种方法,主动反问道,“维克托也在玩?”

“是的哦,我攻略的是勇利呢!”维克托自然无比地说,他笑着晃了晃手机,随后露出了一副困惑的表情,“但是我很少玩这种游戏,勇利有空教我一下怎么样?”

“啊嗯,可以啊。”维克托的话让勇利愣了几秒,随即才点头应下了银发青年的请求,又有些紧张地连忙补充道,“不过,我也是刚开始玩。”

“可是勇利听起来很熟练呢。”维克托撑着头,冰蓝色的眸子紧锁在勇利脸上,他微微弯起嘴角,问道,“那——勇利攻略的是谁?”

“呃……我刚开始只是打算随便玩玩,所以是随便选的。”勇利看起来比刚刚更紧张了,他咽了口唾沫,捧起马克杯来将剩余的咖啡喝得一干二净,讪笑着说道,“我们再点一杯吧?”

“我可以哦。”维克托丝毫没有要放过勇利的意思,在简单的回答之后再度拎出了刚刚的问题,只是这一次他换上了满脸委屈的神情,“勇利,攻略的人不能告诉我吗?”

“不是这样!好,好吧……”这家伙知道自己最受不了他的这个表情了!勇利忍不住暗自大吼,他的指尖在手机屏幕上胡乱地快速滑动着,支支吾吾了许久,从代表维克托的小人上划过无数遍,最终咬了咬牙,随意指向游戏封面的某个人,“是这位。”

勇利没有再听到维克托的追问了,他没有发现在自己为成功隐瞒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银发青年的笑容却逐渐变得僵硬起来。他认出了黑发青年指向的人,正是那位来自莫斯科的女孩。

 

维克托躺在床上,举起右手目不转睛地盯着无名指上的金戒,耳机中缓缓流淌的是勇利的声音。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再打开游戏了,从网络上下载的语音包却仍然躺在私密歌单里,略显生硬的配音丝毫没有影响他将歌单循环几十遍。维克托已经能够背出勇利的每一句台词,但那些撒娇和抱怨,欣喜和丧气的语气却都十分真实,他甚至能想象出勇利说这些话时的表情。偶尔还有一些从未在现实中听过的、含蓄的情话,带着些许电流音在耳边响起,,令人产生有一种勇利确实躺在自己耳边说话的错觉,在维克托的心上敲下重重一击。

这也算是自我安慰的好方式,对吧?维克托翻过身趴在床上,无奈地叹了口气,马卡钦似乎察觉到主人的沮丧心情,从地毯跳到他的身边,伸出温热的舌头轻轻舔了舔银发青年的脸,随即卧在了他的身旁。

“我没事哦,马卡钦。”维克托挤出一个笑容,伸手揉了揉贵宾的头顶。他的心情确实已经比前几天好多了,虽然在和勇利的相处上依旧有一些小尴尬——在那天之后,他们便回到了单独睡觉的状态。

他不得不承认,勇利的答案给自己造成了一定的打击,陌生的挫败感让维克托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即便勇利说过只是随便选的,一些巧合还是让维克托无法说服自己,在脑海中对立两个不同的声音最终将维克托推入了死循环。勇利显然已经对他们之间的变化有所察觉,然而,维克托早已做好了打算,在勇利开口询问自己之前坦白。

他似乎从来没有主动和勇利提起过自己的心情,虽然偶尔会有暗示,但很明显,勇利没有领会到他的意思。他想把心情传达给勇利,无论结果如何,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将感情彻底结束,并不是自己的作风,维克托想,更何况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定论。

这个决定让维克托不由得感到一阵紧张,他希望自己的第一次告白能让勇利感到惊讶【他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本身就足够让勇利惊讶的了】。维克托果断放弃打开恋爱游戏看一眼的念头,决定到SNS上去寻找计划的灵感。可点开SNS的瞬间,成千上万的未读信息提醒便汹涌而来。

银发青年有些茫然地翻了翻部分信息,一切的起源是某位选手。她在和好友电话聊天的途中,让对方以游戏剧情的语气录了一小段视频并发布在SNS上,一时之间引起了其他选手们的效仿,其中不乏维克托的熟人们——克里斯,披集,甚至竟然还有尤里奥,话题也因此持续占据着热度榜的前几位。不知是从哪位维克托的粉丝开始,纷纷at起了勇利,而勇利的粉丝们也不约而同地向维克托发来信息,希望他能曲线救国,替他们那位盐属性偶像发上一番福利。

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建议。维克托轻笑起来,小声嘟囔道:“但是都在同一个家里,打电话也太奇怪了……”他的话音未落,勇利的名字便随着来电铃声忽然跳出在屏幕上,维克托愣了数秒,连忙接通了电话:“勇利,怎么了?”他分明记得自己没有听见勇利从房间走出的声音,随即连忙下床往房门走去,“出什么事了吗?”

“我没事!”勇利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呃……维克托看到SNS上的消息了吗?”

“啊,看到了。”维克托松了一口气,重新坐回床上,语气轻快了不少,“感觉很有意思,勇利也有兴趣吗?”

“嗯,如果维克托不介意的话。”勇利似乎担心维克托误会,迅速地补充了了一句,“因为我觉得披集他们的视频都挺有趣的,所以……”

“OK,我不介意哦。”维克托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他可没料到会是勇利会主动给自己打这通电话,他的小猪不愧是能让他感到惊喜的天才。他

“这是给粉丝的福利啦。”勇利听上去有些哭笑不得。

“勇利也是我的粉丝嘛。”维克托弯起嘴角,一个计划逐渐在脑海中成型,“无论什么都可以?”

“嗯!”

勇利的回答仿佛是开始的宣告,维克托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清晰的心跳声在耳边不断加速鼓动,这种心情几乎能比得上比赛上场之前的感觉,他深吸了一口气,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喜欢你。”

他停顿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一片寂静,只能隐约听见勇利那夹杂在电流声中的呼吸声。维克托抿了抿唇,继续往下说道:“和你相遇也许是对我来说最幸运的一天,以及我很庆幸,当时选择点开了那个视频。大家把维克托·尼基弗罗夫当成神明,也许你也是,但事实上并非那样。”

“等等,维克托?勇利似乎察觉到了维克托的意思,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紧张与不确定,可维克托并没有停下:我早就被你变成了凡人,勇利。”

隔壁房间忽然传来巨大声响,银发青年能想象出勇利现在的表情,他没有听见对方的回答,但他知道对方依旧在听:“OK,只是想要将想法传达给你,我知道勇利已经有了选择……”

他话音未落,便听见房门被人猛地推开。站在门口处的黑发青年双颊有些微红,维克托轻而易举地从他的表情里读出了不解与惊诧,甚至还有一点儿怒气。青年紧紧攥着手机,对着话筒高声问道:“什么选择?”

维克托被勇利的双重声音震得一愣,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耳朵,回答道:“勇利不是喜欢那个莫斯科的女孩吗?”

这下发愣的人变成了勇利,他奋力在脑海中搜索出一个模糊的身影,却找不到更多关于对方的讯息,不由得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哪个?”

“这位。”维克托将对方的照片递给勇利,后者依旧是一脸疑惑的模样,“我看到勇利经常点赞她的SNS,而且上次你说的攻略对象也是她,不是吗?”

“噢天……”勇利看起来终于找到了些许印象,他低声地嘟囔了一句,抬起双手捂住脸,“抱歉维克托,我承认我说谎了。”

“勇利?”维克托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只是个巧合,我选择的不是她。”勇利的声音闷闷的,耳朵分明比起刚刚更红了几分,他顿了顿,鼓起勇气承认道,“是你。”

“什么?”维克托几步走到勇利面前,双手扶着他的肩,试图确认他刚刚听到的话,这一切其实是一个该死的误会?

“现在看来是有点傻气,我当初以为如果你知道这件事的话,会感到不舒服,我不想被你当成变态。”勇利揉了把脸,“点赞也只是因为那位女孩做的一些游戏图片比较好笑而已。”

不得不说这个误会实在是够傻的,维克托揉了揉额角,最后和勇利对视了一眼,忍不住同时笑了起来,随后伸出手将勇利搂进怀里:“所以,我攻略成功了吗?”

“嗯哼。”,黑发青年轻笑着问道,“那我也通关了?”

“当然。”维克托蹭了蹭他的鼻尖,随后低下头在勇利唇上落下一个吻。

至于被他们遗忘的录音?现在的它已经被收藏在勇利的歌单中了。 

 

======

再写老维视角我是傻子。可能会有篇车的番外,我想开车【理直气壮】

评论 ( 11 )
热度 ( 298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