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恋路十六夜(2)

**点梗的师生校园pa,胜生老师X学生维克托

*最近在忙论文答辩,天天担心自己不能毕业……感觉写出来的校园pa都带上了怨气

前文: (1)

========


3、

勇利就真的给维克托当起了补习老师。

事实上维克托的国文不算太差,再加上老师的原因,他对这门课的认真程度可谓直线上升,测验成绩长期徘徊于班级里的中游。对于一位俄罗斯留学生来说,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但当面对一本用词足够晦涩难懂的日本小说的时候,维克托瞬间感觉自己将学了几年的日语通通还给了上一任班主任。

好在如今他有了一位救星。

补习内容其实很简单。勇利偶尔会正正经经地给维克托讲讲上一堂课的难点或者扔给他一份新鲜出炉的练习题,更多的时间则是在回答维克托于看书途中提出的问题,抑或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对方瞎聊在课堂上绝不会提及的故事。刚开始他们的补习地点还在图书馆的老地方,直到被图书馆管理员提醒了两遍以后,维克托和勇利终于意识到安静的图书馆已经不适合他们那名为补习实为胡侃的日常行为,于是他们将地点转移到了勇利的家里,并将这莫名其妙的补习持续到了暑假。

能够再度登堂入室,维克托对此显然是非常满意的,其态度直接表现在他假期不回国这一决定上。对自家班长那小心思一无所知的胜生老师虽然对维克托同学的学习热情感到有些诧异,但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这个大都市从初夏走到盛夏,维克托把勇利那些叠得高高的书看完了一整摞,最初借的《恋路十六夜》进度却堪堪一半。

直至暑假的倒数几天,维克托终于想起了这本书的存在,又一次捧起它磕磕碰碰地读了起来。

玻璃窗将闷热的夏日悉数挡在了外头,舒适的凉风从空调口源源不断地扑到银发少年的背上。他随意地靠坐在沙发上,一手拿着一本摊开的小说,另一手拿着厚厚的词典,紧锁的眉头在听见脚步声后才稍稍松开些许。银发少年让开沙发的一半,同时往厨房的方向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不知是迎接黑发青年,还是迎接他手上那盘冰冻过的西瓜。

“啊,你又在看这本?”勇利在另一半沙发上坐下,显然是已经习惯了,他的余光扫过维克托手上那本书的封面。

“之前没有看完。”维克托点了点头,拿起一块西瓜咬了一口,清甜而冰凉的汁液从舌尖滑到喉咙。他侧过头看了一眼,胜生老师正端着一块西瓜认真地啃着,微微鼓起的双颊像一只可爱的仓鼠,黑发青年似乎察觉到他的视线,带着疑惑朝他看来。维克托莫名像触了电似的浑身一震,把目光移回手中的小说上,欲盖弥彰地指着其中一行问道:“老师,这句‘しれば迷いしなければ迷わぬ恋の道’是什么意思?”

“走下去会迷惑,不走下去不会迷惑的爱情之路。”勇利瞥了一眼,囫囵不清地回答,“说的是对爱情的徘徊不定……这句不算很难啊。”

“大概是我看太急了。”维克托倒是恢复了镇定,老神在在地编了个借口应付过去,低下头将书翻过一页,像是重新沉浸到故事世界里去似的。同学们眼中的翩翩君子胜生老师则咬着半截瓜,窝在沙发上,端起手柄打起了游戏。

客厅里顿时只剩下了翻书声和手柄按键的细碎碰撞声。

维克托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往隔壁青年身上飘,他扫过对方那双覆在黑色手柄上白皙而修长的手指,因为游戏而微微抿起的嘴角,颈后被空调吹得有些凌乱的碎发,眼镜后全神贯注盯着显示器的双眸。维克托给心里那棵情愫萌芽疯狂地浇水施肥,成功地看着它又拔高了一截。

银发少年强行压下心底那种莫名的感觉,垂下双眸摇了摇头,将刚刚看到的那幅画面甩出脑内,试图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书里去,却恰好看到女主向男主提问:“你的爱情之路会是什么颜色呢?”

红棕色,它是晶莹剔透的石榴石,是焦黄松饼上淋的那层枫糖浆,是他身边这个人的双眸。

当维克托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几乎是马上跳出这个答案时,伴随着故事里主角的互表爱意,他似乎终于意识到刚刚那股奇妙的感觉名为什么。

情窦初开的17岁少年心里升起几分好奇几分激动,本着战斗民族不怂就是刚的原则,他抱着怀里的《恋路十六夜》,打破客厅的沉默:“我想追求你。”他望着书页开端处的那句表白,因为不熟练而带上了些许俄式口音,诗朗诵般的语调让人以为他只不过是在念台词,谁料接下来画风一转,“我想追你,可以吗,胜生老师?”

手柄按键的声音顿时断了,屏幕上的小人欢天喜地地往陷阱里奔去,换来一个几乎占满显示屏的“Game over”。被打断一命通关的胜生老师脸上闪过一丝怒气,随后变成七分错愕,三分疑惑,所有反应最终汇成一个字:“啊?”

 

4、

事实上维克托在开口之后就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不过转念一想,既然自己本就有这种心思,早说晚说也没有什么区别。往日只当过被表白方的俄罗斯少年在追求别人方面的实战经验几乎为零,维克托从勇利那儿回家后想了一整晚,根本不知道该从何下手。他对日本人的追求之道不甚了解,也不敢继续贸然行动,给勇利制造更多惊吓,最终只能根据自己以往博览的爱情小说以及不太靠谱的搜索引擎,一板一眼地追起了自家班主任。

勇利原以为维克托不过开个玩笑,但很快,他意识到并不是。

当勇利看到维克托侧着头在百合花束后露出的灿烂笑容时,他忽然想起某位跟着SNS热潮学了一阵占卜算命的泰国好友,在半年之前满脸自信地给他占了一回,信誓旦旦地告诉勇利,你会在校园里收获爱情。

那时勇利捧着咖啡笑对方学艺不精,说学生时代单身到底,还说教师群里来来去去都是那些人,要发生点什么早就发生了。现在回想起来,勇利不得不承认披集确实有那么点天赋,他左算右算,竟算漏了自己的学生。

他从未想过和学生发生些什么。是不敢想,还是不应该想,勇利想不清楚,只要能说服自己就足够了。于是他皱着眉头,硬着头皮对维克托同学手上那束芬芳的百合花表达了拒绝。

然而维克托的词典里显然没有气馁一说。他自从知道送花不管用之后,便彻底地抛弃了这种礼物,改成早上送一罐咖啡,中午送一盒色香味俱全的便当,下午送一块网红店的新款蛋糕,不定时不定量,看上去不过是随手一带,让人不知从何拒绝。

后来时间一长,维克托更是变本加厉,在补习时间里带着新出的游戏或者勇利垂涎已久的原文小说全集,敲开勇利的家门。相比于之前那些勉强可以推掉的小礼物,这两者于勇利而言无异于收藏家遇到了稀世珍宝,流浪汉碰见了红烧肉。

这个俄罗斯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勇利想,他几乎抓住了自己的所有软肋。

维克托从追求他那天起便开始叫起了勇利的名字,他总爱把音调拖得长长的,听上去像撒娇一般,引得勇利忍不住抬起头去看他,那双灿若星辰的冰蓝色眼眸里就会闪着狡黠的笑意,勇利仿佛能看到这家伙身后晃得得意洋洋的大狼尾巴。

唯一有些不一样的大概是每天清晨的那一次。维克托的声音会从楼下传来,自窗户钻进二楼的公寓,而勇利则咬着牙刷和鸡窝头急匆匆地冲出阳台,沐浴在晨光下的俄罗斯少年毫无预兆地闯入眼帘。那家伙束起高马尾,穿着干净整齐的校服,倚在自行车上,闻声抬起头来朝勇利扬了扬手里那两个鼓鼓的早餐袋,嘴角的笑意能让黑发青年的心跳漏掉两拍:“早上好,勇利。”

胜生勇利忽然意识到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将半只脚迈到了深渊上方,只差一步恐怕就要彻底沦陷。再这样下去实在不妙,他思前想后,最终咬着牙决定和对方拉开距离。

作为高二一班的国文老师,勇利对维克托的成绩其实心知肚明。他打算以成绩进步为理由,先从取消莫名其妙开始的补习下手。

勇利一边搬出那一沓尚未批改的期中考试试卷,一边准备动手开始心里那份周全的计划。他刚提起红笔,一旁的手机却在此时疯狂地震动起来,屏幕上教导主任的名字让人无法忽视。社恐如勇利长叹了一口气,闭起眼睛做了三秒心理建设,按下了接听键。

幸好教导主任的话并不多,直截了当地给勇利扔了个炸弹便挂了电话。可怜胜生老师被砸了个懵,耳边只剩下“维克托同学准备回俄罗斯”这个消息,心不在焉地靠着本能改完了面前的试卷,将原本那点小九九通通抛到了脑后。

他的脑海里冒出两个小人,一个为不费吹灰之力达到目标而拍手叫好,另一个为躲在阴暗处的那点不舍而大声辩驳。两个小人打作一团,直到勇利上完今天的国文课,还没能分出个胜负来。

黑发青年低头收拾着手上的讲义,一张试卷突然递到他的眼前,上面的分数比及格线仅高了不过十分左右,怎么看都不是一张令人满意的试卷。勇利抬起双眸,银发少年微微弯着嘴角,认真地说道:“抱歉,这次考得不太好,还要继续拜托您帮我补习了。”

怎么看都是故意的。

勇利没料到维克托还能有这一招,不由得愣了愣。就在这短短时间内,听到这句话的几个女孩们纷纷走近讲台,一边用玩笑的语气抱怨班长居然不声不响地跑去找班主任补习,一边满脸期待地问勇利还有没有补习名额,被围在中央的黑发青年差点招架不住。

“Ladies,”最后还是维克托帮他解了围,“下一节体育课快开始了哦!”

总算能松一口气的勇利低声道谢,又将那几本书摆弄了一阵,才抱着讲义往外走。他才刚走下楼梯,便听见有人在身后叫他的名字,勇利转过头,维克托正站在楼梯口望着自己,他假装镇定地抿了抿唇,说道:“维克托同学,不是要上体育课吗?”

上课铃恰好在此时响起,人来人往的楼道逐渐安静下来,最后空无一人。维克托自楼梯缓步走下来,停在勇利面前,从窗户涌进来的阳光落在他身上,仿佛硬要将他和站在阴处的勇利分割开来。维克托顿了顿,将一本薄薄的本子递给勇利:“你忘了拿笔记本。”

“谢谢。”勇利扯出一个并没有多少喜悦的笑,握住本子的另一头,语气轻松地说道,“就算是给我送笔记本,在班主任面前逃课也是要被批……”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比勇利高了半个头的银发少年顺着他接过笔记本的动作往前跨了一步,把勇利堵在了墙边。维克托低下头盯着他,像是在酝酿些什么,过了半晌,低声说道:“勇利,我喜欢你。”

这句话比上次那句熟练得多,不知道私底下练了多少遍。勇利不合时宜地走神,察觉到这一点的维克托再逼近一步,把刚才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像是要把上次的不正式弥补回来。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喜欢我。勇利没想到的是这句话对自己的冲击力如此之大,他与那双托帕石般的眼眸对视,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组织出任何说辞。

他想说我只是个普通的高中老师。

他想说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任性而且敏感神经质。

他还想说,你都准备回俄罗斯了,何必还来招惹我。

勇利一个字都说不出口。维克托像一道刺眼的光,在他紧闭数年的心门撕开一个口子,在霸道地驱赶里面的所有阴暗。勇利一边惊慌失措地担心自己的缺点会无所遁形,一边却又贪得无厌地想要挽留那股温暖。

“维克托,我是你的老师。”勇利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在紧张之间拾回最原始的那块盾牌,甚至忘了“不喜欢”才是最佳的拒绝答案,“你可能只是太依赖我了。”

“我想了想,补习的事情还是算了吧。”勇利紧接着补充了一句。在维克托开口反驳之前把他推开,头也不回地往办公室走去。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73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