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17(ABO)

**星际架空AU, ABO设定

 联邦上将alpha维克托X帝国军校指挥系学生伪beta omega勇利 的设定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算是过渡章……吧,怎么觉得字数有点越来越少hh接下来几章估计持续高能……了。

目录: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

整个会场的人愣了几秒,不约而同地响起了更大的起哄声,拍照的拍照,录像的录像,甚至有人已经把照片拿到星网上去转了一圈。

勇利拽紧了维克托的领带,往自己的方向又扯了扯,动作生疏地吮吸着对方的唇,伸出舌尖试探性地触碰着维克托的,淡淡的信息素逐渐在空气中蔓延,增添了些许情色的味道,大部分围观的宾客都看得有些面红耳赤。惊讶过后的维克托倒也没有阻止,顺着勇利的动作,甚至还伸出手按住他的后脑勺,而在他正打算加深这个吻的时候,却忽然又被一把推开了。

“勇利?”

跟不上情况变化的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勇利重新拎起一旁的酒瓶,径直灌了一大口,溢出的酒液顺着下巴和脖颈流入白衬衫当中,他伸出手胡乱地擦了擦,把原本就已混乱不堪的领带扯下,摇摇晃晃地跨到饭桌的中央。随后忽然收起脸上充满了醉意的笑,做了一个在场所有人都熟悉无比的动作。

维克托心底突如其来咯噔了一下。

不出他的预料,只见站在高处的黑发青年,竟开始在众人的注视下熟练地打起了那一套军校生们刚刚入校时都会学到的军操。

“哈哈哈哈勇利!”披集他们在一旁笑成一团,也不忘高举起手中的摄像头紧追着勇利的动作录像。

在订婚宴上做军操的恐怕也只有胜生勇利一个人了。所幸的是即便是醉了,勇利的动作倒也意外地标准,还不至于让不远处的军官们生出回学校再开一次特训的念头。而在他兴致勃勃地打完了一整套军操后,黑发青年如同被按下了另一个开关,周身的气势迅速发生了变化。只见他扬起手来,在半空中划出一个略显优雅的圆,双手举起轻轻相击,脚尖在桌上踏了两步,似是要当众跳起弗拉明戈来。

一旁的维克托实在忍不下去了,他敛起了笑意,Alpha所散发的压迫力让四周的学生都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只剩下勇利一人依旧自顾自跳得兴高采烈。维克托半眯着冰蓝色的双眸,敏捷地翻到桌上一把将正准备来一个高难度动作的黑发青年捞下来,抱着他脚步匆匆地往休息室走去,徒留身后的一整场宾客面面相觑。

“唔,维克托?”没能回过神来的勇利如同无尾熊一般挂在维克托的身上,脸带茫然地看着他,最后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处撒娇般蹭了蹭,熟悉的信息素味道让他感到了安心,“要去哪里?”

“要去惩罚不听话的勇利哦。”维克托推开休息室的大门,嘴角微微勾起。

“什……么?”勇利的大脑因为酒精而变得混沌,他被维克托轻放在休息室的大床上,双手却依旧抱着银发青年不肯撒手,后者也顺势坐到了他的面前。维克托低头看着双颊酡红的黑发青年,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勇利醉酒的模样,比起平时的勇利来意外地多了几分难以明说的色气。他的身上散发着酒香,与那股有着淡淡橘香的信息素味道糅合在一起,竟有一种独特的诱惑力。

这样的勇利只有自己能看见就够了,维克托伸出手轻轻擦过勇利柔软的下唇,一边这么想到。

“维克托——”等不到回答的勇利不满地拉长了声音,喊着维克托的名字,他侧过头,忽然拿起手里的那条领带套在银发青年的脖子上,把对方拉到自己的面前。勇利眨了眨棕眸,鼻尖轻触到维克托的脸,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维克托的唇,使两人的唇上都带上了水光,随后带着酒嗝笑了起来,“不是要……嗝,要惩罚吗?”

汹涌的信息素在一瞬间里爆发,甜腻的味道迅速充斥了整个房间。维克托毫不留情地把勇利口中的氧气掠夺一空,而后者的双手却把他搂得更紧,坐在床上的两人唇舌激烈地交缠着,身上的衣衫逐渐变得凌乱。勇利扬起头露出洁白的脖颈,紧闭着双眼,任由维克托在自己的皮肤上落下一个个红印。

他忽然又把维克托推开了些许,跟不上勇利喝醉后的脑回路的银发青年愣了愣,只得停下动作抬起头来,却发现勇利正认真地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对他说道:“我喜欢维克托。”

勇利的双手攥紧了维克托背上的衣服布料,不断低声重复着这句告白,直到逐渐带上了哭腔。最后他的声音一点点弱了下去,勇利口中喃喃着维克托的名字,头一歪便径自睡着了。

维克托无奈又好笑地看着怀里的黑发青年,鼻尖在他的脸颊上轻轻蹭了蹭,极轻地回应着对方的告白:“我也最喜欢勇利了呢。”


他昨天都干了些什么啊?!

勇利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张在SNS上已经被转疯的,自己正扯着维克托的领带的照片,他的脑海里竟完全找不到关于这些的记忆。

“勇利,这儿还有你做军操的视频!”披集朝他晃了晃自己手上的通讯器,非常贴心地递到了他的面前。

“什么?军操?!”勇利低头捂住自己的脸,天啊,他究竟干了多少丢脸的事情?

坐在旁边的披集已经飞快地点开视频看了起来,几乎要憋不住的笑声隐隐约约地从他紧捂住的嘴里传来,勇利在指缝中悄悄地往屏幕上瞄了一眼,瞬间恨不得马上钻到地缝里去。

“披集,你要笑就笑……”

勇利把头埋在桌上有气无力地道,下一秒旁边传来的大笑声几乎要把教室的天花板给掀翻。勇利暗自长叹了一口气,以后绝对绝对,再也不喝酒了,他咬着牙对自己说道。

“真是蠢死了!”一双腿从后座蹬在勇利身旁的椅背上,他转过头,尤里正满脸嫌弃地看着他,“还扔下了一个烂摊子就跑了。”

宴会还未结束,两位主角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应酬的重任也自然落到了格奥尔基和米拉身上,而尤里是被不幸捎带上的那一位。

“啊?不是还有维克……”脑子转过弯来的勇利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他想起在众目睽睽之下发酒疯的自己,那和维克托独处的时候……勇利不敢继续往下想象了。

今天的胜生勇利突然很想把自己回炉重造一遍。

“嗨尤里!”有人站在教室门口朝金发少年打了个招呼,后者回以一个充满疑惑的眼神,那人泄了气般指着自己,“我是西里尔啊!”

尤里一脸茫然地回应了一句,回过头却被神色凝重的勇利给吓了一跳:“你干嘛?”

“你和西里尔很熟?”

“那是谁?”

“你是鱼吗?记忆力只有七秒吗?!”

“闭嘴啊!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就刚刚跟你打招呼的那家伙啊!”勇利压低声音把上次在虫窟里所见的一切简述了一遍,最后忧心忡忡地向他强调,“你和他别走太近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好烦。”尤里似乎并没有把勇利的话放在心上,随意地摆了摆手,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就要往教室外走去。

“诶尤里,你不上课吗?”

“这是我们系的专业课,跟他没关系啦。”披集凑过来把昨天拍的另一张照片递到勇利面前,“勇利,要不要来看看这个!”

“不,我不看。”


尤里踢着路面上的石子,脑海里回荡着勇利刚刚说过的话。他当然记得西里尔是谁,记忆力超群的他不可能对一个每天都在自己附近晃荡的人毫无印象。对方毫无疑问是看中了他的姓氏,想要把尤里拉拢到自己的队伍中来。尤里原以为西里尔不过是想为了他的家族在内阁之间的斗争多拉一份战力,但假如他与虫族有了联系,那他拉拢自己的真正目的也需要好好猜测一番了,但这也不是尤里需要费脑筋的部分了。

反正假如自己被不慎卷进了什么阴谋,那就先把西里尔打一顿好了,尤里这么想着,余光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喂!奥——”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看见不远处奥塔别克的身旁正站着那个不久前才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西里尔,只见那两人交谈了两句,一同走进了附近的小巷当中。尤里皱起眉头,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

“麦克……老大……想办法。”西里尔压低了声音,显得有些模糊。

“嗯。”

麦克是……米拉的那个男朋友?尤里回忆了一下,说起来,确实已经有段时间没见到米拉和他在一起出现了。

“这是资料……保密。”

“好。”

西里尔要让奥塔别克做什么?

尤里的脑子转不过来,只好狠狠地往墙上踢了一脚,靠,要不还是先把那家伙揍一顿再说吧。

“尤里,你在这里干什么?”刚刚走出小巷的奥塔别克惊讶地看着金发少年,后者转过头来,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随后又把视线移到他手上的通讯器上。

“你拿了什么资料?”

“没什么,我们期末考试的分组出来了。”奥塔别克低头看了一眼手上那玩意,“你们呢?”

“哦,还没。”尤里插着衣袋,沉着脸走过奥塔别克身边,“走吧。”

=============

给这篇建了个tag,以后好找。

还有车。下一章就来了别急【】

评论 ( 31 )
热度 ( 767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