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20(ABO)

**星际架空AU, ABO设定
 联邦上将alpha维克托X帝国军校指挥系学生伪beta omega勇利 的设定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我回来了,接下来尽量恢复日更。严肃文学来了【不】

信息量巨大自行消化,非常多回忆杀,交代光了快要。希望各位能跟我讨论讨论剧情啵啵啵。

目录: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

美奈子愣了一会儿,似乎并没有预料到接通电话的人会是维克托,她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道:"很久不见,尼基福罗夫上将。"

时隔多年再次用上这个称呼的美奈子忽然有些感慨,上一次她所称为"尼基福罗夫上将"的,还是眼前这位银发青年的父亲。

事实上,当年的维克托和美奈子还并没有到熟识的地步,两人仅仅是在军部举办的酒会上见过几面,有过几次短短的交谈。彼时的美奈子还是科研所的工作人员,维克托也不过是在军部当中锋芒初露。真正有交情的,还是他们的父辈。

维克托的父亲是前任联邦指挥官,而美奈子的父母正是他的得力下属。她的父亲是曾为军用机甲作出过巨大贡献的机甲师,而母亲则不仅仅是第一军团的随军军医,同时也担任着科研所的主管职务,勇利曾经所做过的记忆修改手术便是奥川夫人的科研成果之一。

这也是维克托能够马上肯定美奈子身份的原因。在现下的联邦中,除却军部的几位专家,对记忆修改手术最为熟悉的人,恐怕也只有奥川夫人的女儿了。

"确实很久不见了呢。"维克托似乎也回忆起了往事,“上次见面,还是在……”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将要吐出的词语堵在了喉咙,脑海里浮现出那段被自己尘封在深处的记忆,两人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

维克托上一次和美奈子见面,是在十年前那场庆祝三大军团在联邦与虫族大战中凯旋的酒会上。当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胜利女神维多利亚已站在联邦一方,战争将会就此落幕,没有虫族骚扰的和平生活也即将到来。

但一切只不过是他们以为罢了。

没有人能预料到他们那位尊贵的大皇子竟然为了自己的野心与权力和虫族勾结,在刹那间把原本热闹非凡的酒会变成了可怖的人间地狱。鲜血染红了华美的地毯,挂着露珠的鲜花被踩踏得不成原样,丑陋的虫子在精致的装饰上挥舞着自己的前肢,手里握着武器的士兵神情冷漠地把枪口对准自己的主人,身穿礼服的权贵四处奔逃,尖叫与哀嚎声响彻联邦的上空。

维克托的父亲收到紧急军令,带领着直属的第一军团匆匆应战,到达前线的战士们却发现自己所要面对的敌人几乎全都是被虫子侵蚀了大脑的联邦士兵,他们迫不得已把炮管对准了熟悉的机甲,将手中武器刺向曾与自己朝夕相处的昔日战友。

战争持续了一天一夜,虫族一退再退,而当战线终于逐渐转移到边境,胜利在望的时候,第一军团却被人为地切断了与联邦的一切联系。失去了所有支援的第一军团最终与虫族大军同归于尽,整个军团湮灭在茫茫宇宙中,沦为皇权之争的牺牲品。

这是联邦史上著名的欧罗巴*战争,联邦终于以沉重的代价换来了足够长时间的和平。

联邦失去了数万名优秀的战士,同时也有数万人在一夜之间失去了自己的家人,包括奥川美奈子,也包括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银发青年垂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欧罗巴战争已经过去了十年,但它依旧是某些人心底最不愿被触碰的那根刺。维克托不喜欢虫族,更厌恶皇室内的斗争,这就是他长期在议会的种种派系中保持中立的原因。然而身处高位,终究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

更何况十年如同一个轮回,虫族再次蠢蠢欲动,谁也说不准历史会在哪天重演。

美奈子紧紧皱着眉,看上去和维克托想到了同一件事情,她抿了抿嘴角,语气变得有些生硬起来:“我想我并不是来叙旧的,维克托。”她的目光落在被维克托挡在身后的那位黑发青年,话题终于回到了她最初的目的上,“你把勇利标记了?”

“是永久标记哦。”维克托的手指轻擦过勇利的脸颊,这位alpha正本能地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美奈子揉了揉额角,维克托看上去对勇利的真实性别并不意外,她也没必要再多解释什么。但勇利身体状况毕竟比较特殊,她并不能确定标记是否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她思考了一番,最终还是向维克托提出了请求:“我需要为勇利做一次检查。”

 

毫无肆惮地表现着占有欲的Alpha真是太可怕了。

美奈子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手里的器械收拾整齐,余光瞥向从一开始便站在墙边紧盯着自己,如同护食的猛兽般的维克托。

“怎么样?”

“暂时没有大碍,但是勇利体内的信息素波动比较大,需要配制新药。”她小心翼翼地掩上房门,“但如果要继续服用抑制剂,他以后有可能……”

勇利有可能会很难怀孕,甚至无法生育。美奈子迟疑了半晌,还是向维克托坦白了。

“换成外用抑制剂吧。”长期服用抑制剂会对Omega的身体造成副作用,维克托也是一清二楚的。在他们形成标记之后,勇利如今与外界信息素之间的相互影响也会大大减少,其实内服的抑制剂其实已经没有太大必要。在维克托看来,假如有需要,他自己也会使用抑制剂避免影响勇利,而目前的勇利只要用一些小手段骗过军校的那一群人就足够了。

“好,那我先去一趟实验室。”

“等等,”维克托喊住了正准备离开的她,他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开口道,“美奈子,我想知道关于手术的事情。”

站在楼梯上回过头来的美奈子神色愕然:“你怎么会知道……”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哦。”维克托倚在栏杆上,嘴角微微勾起,但眼神却看不到一丝笑意,“勇利究竟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手术?”

美奈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自知无法把维克托随意应付过去。她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往上走了两步,与维克托平视:“这些问题,你是以什么身份问的呢?”

是以联邦上将的身份,还是以勇利的伴侣的身份?

“以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身份。”

美奈子突然笑了起来,看上去是接受了维克托的回答。他们把谈话地点转移到了书房当中,美奈子捧着机器人刚刚送上的热茶,拇指的指腹轻轻在杯沿上摩挲着,一点点翻起了关于勇利的记忆来。

记忆修改手术其实是勇利自己要求做的。

当时的勇利正是面临性别分化的时候,刚开始的他确实更像是会成为Beta,但美奈子在某次为他进行全身检查之后,报告中所显示的数据几乎马上便能确定黑发青年将会成为一位Omega。

联邦中的Omega是极为稀少的,在联邦刚刚成立不久的那段时间,Omega可以称得上是极为珍贵的宝藏,联邦对他们给予极高的保护与尊重,每一个家庭都以自己的Omega孩子为豪, 除去一些法律规定的工作,Omega甚至可以拥有自己的职业。但随着时间推移,Omega的地位却一降再降,在历史长河中一点点地彻底沦为了繁殖后代的工具。

如今性别分化完成的Omega将会集中送进联邦唯一一间Omega学校,白塔。他们将在那儿学习Omega所谓的必备技能,插花、缝纫、礼仪、甚至是关于生育的一切。由入校到找到自己的基因适配者这段时间内,Omega们的活动范围便局限在这颗名为白塔的星球上,被联邦以保护的名义彻底囚禁。

没有人再希望自己会成为Omega,包括勇利。那时候的他已经做好了报考帝国军校的准备,几乎从早到晚都泡在模拟训练场当中,因此以为已经毫无顾虑的他完全没有预料自己身体中的变数。

像尤里那般在性别分化之前便能进入军校就读的学生其实需要非常强大的背景与复杂的手续,更不用说是再普通不过的平民。勇利心中所有关于那个人的梦想可能会就此破碎,自己接下来的人生不得不在那个监狱一般的学校中度过,他不可能再触碰武器,也不可能亲手驾驶机甲。那时的勇利站在美奈子面前,低头看着报告上的数据,指甲深深嵌入掌心的肉中,关节因为用力而发白,全身散发着充满绝望的气息。

但勇利足够幸运的是,他遇到了曾经对抑制剂研究多年的美奈子。她还能记得在自己提出抑制剂这个词的时候,黑发青年在瞬间亮起的棕眸,如同剔透的棕色托帕石,又像是深红的石榴石。

美奈子答应了为勇利注射最为适合的强效抑制剂,确保他躲过军校最为严格的体检,在五年之内,将不会有人发现勇利的真实性别是Omega。

但勇利却逐渐开始担心自己并不稳定的心理状态会在压力之下把自己暴露,经过再三思考后,他向美奈子提出了记忆修改手术的请求。

“不行。”这一次美奈子在听到勇利的想法后马上便拒绝了,“手术太危险了”

“美奈子老师!”勇利试图劝服美奈子,他需要把所有关于自己真实性别的所有记忆抹掉,彻底坚信自己是一名Beta的他将不需要担心任何可能让自己露陷的测试与检查,“我知道联邦是禁止使用抑制剂的,所以不希望美奈子老师的努力功亏一篑。”

“副作用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美奈子认真地看着勇利,“而且稍有偏差,我也不能确定除了关于Omega的记忆,你还会忘掉什么。”

你可能会忘记长谷津的一切,忘记自己的好友,甚至忘记一直憧憬的维克托。

“不会忘的,我都会想起来的。”勇利笑了笑,语气坚定地道,“我想要到得洛斯*去。”

得洛斯是处于联邦边境的星球,那儿几乎是联邦与外族每一场战争开始的最前线。

黑发青年朝沉默下来的美奈子深深地弯下腰,声音里带上了几分颤抖:“拜托你了,美奈子老师。”


“然后你就答应了他。”维克托的语气里听不出起伏,他低头看着手中的杯子,不断搅动着散发着醇香的咖啡。

“对。”美奈子叹了口气,“勇利坚持要做的事情,我其实根本阻止不了。”

当时亲自操刀的美奈子也非常忐忑不安,毕竟她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触碰过这类型的手术了。她的心在半空中悬了一天,直到躺在床上的勇利睁开眼睛,神色茫然地向她提问时,美奈子的心脏才彻底落回原处。

除去一些不可避免的副作用以外,手术可以称得上非常成功,美奈子为勇利编造了一个关于头痛症的谎言,把早已准备好的抑制剂当作头痛药交到他的手中,随后将黑发青年的检查报告彻底粉碎。这五年里,除了美奈子之外,没有人知道勇利的真实性别,包括他自己。

“那他究竟忘了些什么?”

“我原本并没有看出来,他记得长谷津的事情,也记得关于你的事情,我还因为这次手术的完美程度惊讶了很久。”美奈子无奈地笑了笑,直到她到勇利家拜访的那天,看见了他尘封在房间角落的头盔,才意识到他把所有关于模拟训练场的事情忘记了。

美奈子对模拟训练场的事情其实也知道得不多,仅知道那是一个在星网上模拟机甲对战的地方,勇利几乎每天都要在那上面待上很长一段时间。第一次知道勇利的积分排名时,美奈子还吓了一大跳。

那时刚刚注射过抑制剂的勇利因为体内信息素还未能完全稳定下来,几乎每天都只能待在美奈子的诊所当中。为了不浪费时间,他干脆把模拟训练的头盔也带在身边。那一段时间里,美奈子从勇利口中最常听到的两个名字,便是维克托,和小维。

前者对美奈子来说并不陌生,更何况勇利几乎每天都要捧着那份维克托的专访唠叨好几遍,要让人记不住也难,更让她留意的其实是后者。

那据说是勇利在训练场中认识的好友,小维只不过是勇利给他起的昵称。他加入训练场的时间不长,却几乎每场对战全胜,积分轻而易举地赶上当时在整个星网中排名第一的勇利。

在不能使用精神力的情况下依旧有着一流的操作,居住在首都,曾经就读过军校,家人曾在欧罗巴战争中牺牲……即便不能完全确定,但美奈子的心底确实也浮现出了某个极其合适的人选。

“维克托,”美奈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犹豫着开口问道,“你就是那个小维对吧?”

 ===========

*欧罗巴,希腊语中 日落 的谐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记错请提醒我。

*得洛斯,设定是联邦的东方边境,人造太阳升起的地方。借用了拜伦《哀希腊》里的那句“Where Delos rose, and Phoebus sprung!”

*重申一个因为剧情需要的私设,ABO性别在大概十六或者十七岁左右开始分化。

评论 ( 42 )
热度 ( 925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