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23(ABO)

**星际架空AU, ABO设定
 联邦上将alpha维克托X帝国军校指挥系学生伪beta omega勇利 的设定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过渡章,稍微有一点点乱。

大家是都开学了吗?

忘了加目录【】

目录: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

维克托和Victory之间是有联系的,勇利在看到“Yuuri”这个账号上的一切之后,他的心底生出了这样的猜测,但他却暂时没能找到足以证实这个猜想的证据。

他决定从对方以前的对战录像中入手,这对勇利来说称得上是轻而易举。他在训练场论坛上简单地搜索了一番,关于Victory的一切资料便迅速地出现在他的屏幕上。

“全胜记录保持者Victory究竟是何方神圣,”勇利把滚动条往下拉,口中低声念着论坛帖子的标题,“诶,总结Victory和Yuuri之间的爱恨情仇……”

“这都什么啊?”他打了个冷颤,却忍不住点进去看了一眼,五年前的帖子至今仍讨论得热火朝天,有好事者甚至把两人间的关系吹得天花乱坠,特别是今天Yuuri的突然回归之后,更多的猜测不断地涌出。有说他们因为基因不适配而双双私奔去的,也有猜他们早已奔现结婚的……虽然后者好像并没有猜错。

原来他和Victory以前在别人眼里是这样的关系,勇利无奈地扶着额,从身旁拿起一个枕头紧紧抱着,忽然生出了一种欠下了情债的错觉。

他迅速地关掉这个足以让人胡思乱想的帖子,认真地翻出Victory的录像总结贴,深吸一口气后点开了第一个视频。

勇利把脸半埋在柔软的枕头里,棕眸紧紧盯着逐渐由暗变亮的屏幕,一架黑色机甲和一架深蓝色机甲并排出现在他的眼前,勇利愣了愣,他没有料到第一个看到的便是自己和Victory并肩作战的录像。

两架机甲飞快地动了起来,远程与近战的分工极其明了,在白光闪烁和尘土飞扬之间把对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他们之间的默契度令人感到惊讶,足以称得上是心有灵犀。

但勇利的注意力始终落在了那架黑色机甲身上,他微微皱起眉头,对方那极其眼熟的作战风格和那些习惯性的小动作一个不落地被他看在眼里。屏幕上的白光映在他的眼镜上,把勇利棕眸里的情绪通通挡在了镜片之后。

那些勇利曾看过无数次,独属于维克托的小习惯,此时把黑色机甲驾驶者的身份几乎暴露得一干二净。这下勇利有一大半可以确定,Victory就是维克托。勇利想起在账号上的那些留言,在Victory和维克托两人在他心里重合之后,他的心情比起刚刚来更复杂了几分。

那时候的自己会知道这件事情吗?

也许答案是否定的,勇利思索了许久,即便当年的自己再关注维克托,也没有曾经和他真正地面对面用机甲对战过,加以在战斗期间,他显然不可能把注意力放在队友那些无足轻重的小习惯上。

虽然他已经知道自己究竟忘了什么,但他却还是想不起来任何细节。这么看来还真像是欠了情债啊,勇利长叹了一口气,剩下他所要做的就是向维克托本人求证自己的猜测了。

他隐隐约约听见了楼下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心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小计划。勇利伸出指尖在屏幕上轻触,打开了另一个Victory的单人战斗视频。

啊,维克托为了憋着真相,不得不吃自己醋的模样还真有点有趣呢。心里想着计划通的勇利把银发青年脸上的表情尽收于眼底,把忍不住笑的脸藏在枕头后,往被窝里滑了些许。

但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资格赛的分组。清晰地从维克托的话中捕捉到这几个字眼的勇利从床上一把弹起,飞快地伸出手来扯出维克托的衣袖,几番讨好之后才看到了分组名单。

他不得不暂时放下思考怎么和维克托摊牌的事情,转而把心思放在迫在眉睫的资格赛上来。

 

比赛分组是每个学生都要面对的第一关。

资格赛的分组方式,是这项比赛当中被军校生们最为讨厌的一点。它和校外实践任务那种分工均衡的方式截然不同,资格赛的分组,是把所有参赛者混在一起,由计算机随机抽签。

在同一个组里,三个机甲系的学生凑在一起将意味着他们的战力会大打折扣。而当三个战斗系抑或是指挥系的学生被分在一起时,但万一机甲在中途出现了问题,这将会对他们接下来的比赛造成极大的影响。而最可怕的,莫过于整个组都是来自小学系的学生,比如后勤系,又比如医学系。

每一年资格赛的分组当中,几乎没有一组能够恰好凑齐三大学系的学生,每年还没开赛便栽在这一关上的军校生,能从军校门口排到首都城门去。

勇利勉强算是运气比较好的那批学生的其中之一,他的队友恰好都是自己的熟人,虽然都来自机甲系,但战斗力却丝毫不需要担心。

一个堪称半个战斗系,一个排名全系第二,尤里·普利赛提和季光虹,勇利这一次比赛的队友,两个无论怎么看画风都不会凑在一起的人。

黑发青年看着对面各自整理着装备的队友,总感觉有种说不出口的微妙感。在接收到尤里那写满“看什么看”的嫌弃眼神后,勇利不得不强行移开了目光,转而低头摩挲起胸前的那条机甲项链。

这是维克托在公布分组的那天给他的。

分组名单一般会在比赛开始一周前公布,从公布名单到正式开赛的这段时间是留给每一组的队员相互磨合,在各自的机甲上进行改装以更好地配合。在那个节骨眼上,勇利甚至还没有一台像样的机甲。

上次那台B级机甲的核心也还没找到满意的替代品,资格赛总不好又借用Bacchus吧?当时的勇利正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思考着对策,伸出手来揉了把脸,睁开眼睛却意外地看见了一条崭新的机甲项链在眼前轻轻晃荡着。显然经过一番雕琢的黑色球形挂坠外缠绕着银丝,看上去精致而漂亮。

“这是之前说好的机甲哦,勇利。”维克托笑眯眯地凑到勇利的耳边,身上传来淡淡的花香。

“诶?”勇利忽然想起来,在他和尤里的比赛之前,他曾经和维克托说过,希望自己能够驾驶他最初的那台银黑色机甲。原本勇利还抱着不可能的想法,却没想到维克托却把他说的话记得清清楚楚,甚至在资格赛之前帮他把机甲重新改装了一遍。

“核心也已经装好了哦,是个惊喜,等勇利打开它再看吧。”维克托把机甲项链小心翼翼地放在他的手心,在勇利的耳垂上亲了一口,“等你拿到冠军再感谢我吧。”

“维克托……唔!”勇利侧过头想说些什么,却被银发青年噙住双唇,他们坐在床上唇舌交缠了许久,分开时两人的嘴唇间还拉出了一条极细的银丝。

脑海里忍不住想起那个场景的勇利脸上从双颊红到了耳根,他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热度却一直褪不下去。

“啧,表情好恶心。”为什么看个机甲项链都能露出这样的表情啊?尤里这么想着,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拉上背包的项链,“喂,走了。”

光虹抬起头来茫然地看了看勇利,随后慌张地背起自己的背包跟上尤里,一边回头朝黑发青年喊道:“勇利,不走吗?”

“来了来了。”勇利把机甲项链小心翼翼地藏在黑色紧身衣里,皮肤清晰地感受到了吊坠的冰凉。他用力地揉了把脸,把脸上的热度压了下去,却压不下不由自主勾起的嘴角。

 

偌大的大厅里虽然装满了参赛的五十支队伍,但却依旧是一片寂静。每一位参赛者和自己的队友站在一起,腰背挺得笔直,神色严肃。资格赛还没有正式开始,比赛的紧张感便已经蔓延到了每一个角落。

玻璃大门被推开的声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位金发碧眼的军官带着两名下属,在众人的注视下,跨着大步走到大厅的前方,嘴角带着若隐若现的笑意。

“联邦未来的战士们,早上好。”他脱下军帽,鹰鹫般锐利的目光从大厅的一头扫到另外一头,“我是这次资格赛的负责人,欧恩·坎贝尔。”

是第三军团的长官,听说还是个极其轻浮的贵族少爷,勇利记得维克托曾跟自己提起过这个人,看起来并不太好相处呢。他这么想着,恰好碰上欧恩那落在自己身上、带着玩味的目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欧恩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转过头去开始例行为大家介绍起比赛规则来。

资格赛在联邦的一颗附属星上举行,是一次接近真实战斗的比赛,在比赛过程中可能会受伤,机甲在战斗中也会有一定程度的受损。学校唯一对参赛者的保护是为他们统一配备了特殊机甲能源和枪支等武器的特殊子弹,使得人体关键部位被击中时仅可能致晕而不致命。每位参赛者身上配带着计分器,击伤抑或是“击毙”对手便会得分。比赛持续十二个小时,最后按得分高低决出胜负。规则虽然听起来简单,但真正在比赛中还是极其有难度的,参赛者必须将它当做一场真正的战斗看待,能否制定一次完美的作战方案,能否与队友配合把队伍的作用发挥到最大,能否敏捷应对敌人的攻击,等等等等,都是比赛考察的范围。

“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向我报告,我的责任是监督比赛当中的犯规行为,比如私自更换能源和子弹,在比赛当中是绝对不允许的。”欧恩双手插着裤袋,站姿随意,笑得吊儿郎当,“除此之外,想要怎么报私仇都可以。”

大厅里的几个角落发出了几声哄笑,欧恩把军靴后跟用力一叩,大厅内瞬间又恢复了鸦雀无声的状态。他把军帽重新戴在头上,帽檐下的蓝眸半眯着,敛起了刚刚那随意的笑:“比赛马上开始,预祝各位取得好成绩。”

评论 ( 26 )
热度 ( 658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