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25(ABO)

**星际架空AU, ABO设定
 联邦上将alpha维克托X帝国军校指挥系学生伪beta omega勇利 的设定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虐西里尔真爽【鼓掌.gif】说天亮更,就是天亮更。

目录: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

资格赛的每一组都由三名参赛者组成,但西里尔的队伍里此时显然只有他和奥塔别克两个人,恐怕剩下的那位队友在比赛途中不慎被击晕,随后又被抛弃在原地了吧。

奥塔别克在不远处停下脚步,脸上还是往日那副毫无波澜的表情,目光越过正在缠斗中的那几架机甲落到某处。西里尔饶有兴致地抱臂站在原地,像是在看一场什么精彩好戏。他的手指在下巴处摩挲了一阵,忽然合掌一拍,笑眯眯地朝奥塔别克道:“这么好的得分机会,我们还是别干站着了吧。”

说罢,他便迅速地亮出了自己的机甲。西里尔的机甲与其他几人的人形机甲不同,它的外壳类似虫形,浑身呈棕褐色,只有最高处的驾驶舱外壳被喷上了金漆。躯干的两侧伸出了十几只看上去是用高级合金制造的虫腿,其最末的肢节甚至可以随意变换成其他的形态。这种虫形机甲因为把所有的武器都集中在腿部,因此移动会有些缓慢,加以外形实在不讨喜,除非是在战场上有特殊原因,这种机甲基本不会有人使用。

西里尔站在原地观察了几秒,他暂时没有想法到那正在围攻季光虹的两架黑色机甲中插一脚。他把瞄准镜的方向来回移动了几遍,那么第一个目标,是勇利……还是尤里呢?

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银黑色的Venus便已横跨一步挡在了西里尔的眼前。看来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了,西里尔吹了个口哨:“就这么丢下你的队友?”

“他只是对驾驶机甲没有那么精通而已,并不代表他不会。”

勇利的话音刚落,那一头的季光虹便猛地用腿一扫,把其中一架黑色机甲的腿部打得往下凹陷了一个不小的坑。对方一时间没有站稳,往后退了两步,他趁机飞快地与对方拉开了一段距离,争取到一定的喘息时间。

“倒是你,”Venus抬起自己的手臂,不知何时推出的炮口正对着西里尔,勇利的语气里带上了几分嘲讽,“虫形机甲,这么急着亮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西里尔的脸色变了变,他假装听不懂勇利话里的深意,大声回答道:“什么……”

勇利打断了他:“伽马星上的那只虫后,是你放出来的对吧?”

“原来你看见了。”既然早已被看穿,西里尔也无意继续掩饰下去。他低声笑了笑,语气中带上了几分阴冷。虫形机甲那两条最为粗壮的前肢内侧在瞬间露出了一整排锋利的尖刀,二话不说便朝勇利挥舞而来。

勇利侧身躲避,带着淡蓝色光芒的炮弹恰好击中了前肢末端,把那一块金属外壳烧得焦黑。这威力实在有点太低了,他叹了口气,一边伸手一把抓住对方的前肢,将那上面的尖刀硬生生地掰断了几把,一边让Venus把等级降至A级。

也许是因为抑制剂失效,勇利的身体自发情期后,便逐渐开始发生了不少变化。像是比起以前来更为柔韧,触觉也更为敏感之类,连精神力也提高了整整一级。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抑制剂失效会对精神力有影响,但是能控制A级机甲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大的惊喜。但勇利对Venus的控制依旧不算成熟,可是B级机甲的攻击力在西里尔面前实在太低,他不得不赌一把。

看来幸运女神仍旧眷顾着他,勇利缓缓地睁开眼睛,他能够感受到精神力提高一级后的好处,四周的环境细节也比当初更为清晰。他舒了一口气,把注意力集中在虫形机甲挥舞的前肢上。他的指尖在屏幕轻按,连续三发炮弹毫无偏差地击中了虫腿的同一个部位,前肢最末的一节断裂开来,落在地面上,扬起一阵足有半人高的尘土。

Venus又一次现出了双刀,刺耳的摩擦声响起,带着流光的刀刃被横着插入了虫形机甲的另一条虫腿,西里尔被彻底激怒了。

“来看看究竟人和虫谁更厉害吧。”勇利轻笑着道。

 

尤里与站在不远处的奥塔别克对峙着。

“你不该卷进来的,尤里。”奥塔别克忽然开口说道。

“哈,”尤里怒气冲冲地在操作台下蹬了一脚,引起Apollo的一阵抱怨,“难道我要像你们一样把队友抛弃掉?”

奥塔别克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皱起眉头。他沉默了好一阵子,朝尤里的方向缓缓抬起机甲的激光炮手臂。

“怎么,要和我……”尤里的话刚说到一半,激光炮束便从炮口射出,恰好从Apollo的肩上越过,击中了那架几乎要撞上Apollo的黑色机甲。后者虽然并未受到太大伤害,但也因为冲击力而往前踉跄了几步。

尤里连忙回过头,恰好看见光虹侧过身,狼狈不堪地躲过对方的一击。麒麟身上已经满是伤痕,几处部位冒着黑烟,看上去已撑不了多久。在一旁与虫形机甲缠斗的勇利显然也发现了光虹的状况,在应付西里尔之余也不得不分出心思来为黑色机甲送上几炮。

尤里转身正准备向光虹伸以援手,却听见奥塔别克道:“我的家族站在了苏珊娜公主的那一方,你是知道的。”

他当然知道,尤里想,他家的老头子每天回家都要唠叨好几遍,西里尔的家族也正好是公主一派领头的人物。

“那你知道西里尔是虫族吗?”尤里问出了心底最想问的那个问题,但却久久得不到对方的回答。金发少年发出一声嗤笑,头也不回地往黑色机甲的方向跑去。

 

“哎我们来了,勇利!”附近的岩石堆后又跑出了三个身影,为首的青年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后不由得吓了一跳,“这是搞什么?”

“披集,去帮光虹和尤里!”西里尔的攻击变得凶狠了许多,速度也提高了不少,也许是和勇利一样进入了精神控制状态,勇利忙于对付他那不按常理出牌的攻击,无法再分心关注队友的状况。

“这些人哪来的?”披集刚刚把自己的背包放下,却看见身旁的雷奥已经坐上了机甲,往战局的中心冲去,他连忙扯下自己的机甲项链,“等等我跟米凯莱啊!”

“平时怎么没看见他这么急。”披集嘟囔着坐上驾驶椅,操纵着机甲经过独自站在空地上的那架机甲,他好奇地停下来问道:“奥塔别克,你不打吗?”

奥塔别克看了一眼已经发了疯的西里尔,思索了几秒后,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打。”

新加入战斗的四人使场面变得更加混乱,不明来历的两架黑色机甲面对着数量突然翻了两倍的对手,迅速地被压制得毫无反手之力。

之前喊来的支援已经到位,勇利也放下心来专注于与西里尔的战斗。刚开始的那种对同一个地方连续攻击的方法需要他高度集中自己的注意力,在明显感受到精神力的迅速损耗后,勇利不得不开始寻找另外一种方法来应对西里尔那数不清的虫腿。

而最终的他还是选择了最为简单的方式。Venus举起锋利长刀,朝左手上紧抓的合金虫腿劈去,金属被破开的声音清晰可闻。Venus狠劈了几下,把机甲内如同神经一般的细线也彻底砍断,把手中那冒出火光的断腿随意地扔在了地上。

勇利的动作把西里尔的怒气激到了最顶点,他咬着牙在屏幕上狠拍了几下,虫形机甲的躯干下迅速伸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来不及闪避的Venus被一股有着腐蚀性的黄绿色毒液喷了个正着。银黑色机甲外壳的喷漆被毒液腐蚀了些许,露出了底下合金的颜色,看上去像是多了一块丑陋的斑痕。

勇利被西里尔彻底点燃了怒火,他沉下脸来对Venus道:“切换能源。”

推出炮口,瞄准,射击,勇利的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停顿与迟疑。巨大的轰鸣声过后,伴随着浓烟与灰尘,虫形机甲的躯干几乎已看不出原本的形状,西里尔的驾驶舱早已被弹出至远处,勇利挂在腰间的计分器蹭蹭地往上涨了不少。

四周一片寂静,在场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目瞪口呆地看向缓缓收起炮口的Venus,包括那两架黑色机甲。

一架印着军部标志的小型飞行器恰好在此时出现,停在了西里尔的身边。欧恩从那上面缓步走下,极其嫌弃地看了一眼从驾驶舱中爬出、灰头土脸的西里尔后,往一旁让了一步,飞行器上走下了另一位大家都无比熟悉的银发男人。

那两架黑色机甲的驾驶舱里爬出了两名黑衣人,他们在看到维克托的身影后对视了一眼,收起自己的机甲,趁着众人的注意力被转移,飞快地消失在一块巨大石头背后。

“维克托,”勇利打开驾驶舱门,冒出一个脑袋,“你怎么来了?”

“执行任务,刚好经过上来看看。”维克托走到Venus的脚边,朝站在驾驶舱口的黑发青年张开双手,“刚好看到了你给欧恩发的信息。”

勇利往下一跃,恰好跳到了维克托的怀里,维克托低下头来在他的额间落下一个吻:“发生了什么?”

勇利这才想起那三名莫名其妙的黑衣人,转过头来却已然不见了那两架黑色机甲的踪影,空旷的场地中央只剩下了一架驾驶舱被捅出了大洞的机甲,它的驾驶者恐怕也已是凶多吉少。

“尼基福罗夫上将,很抱歉打断您,但在这个时候卿卿我我显然不太好吧。”欧恩指着身旁那刚刚爬出驾驶舱便已昏了过去的西里尔,往前走了两步,目光扫过在场每一个人,“谁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我说过,擅自使用普通能源是比赛规则禁止的。”

在场的几人愣了两秒,不约而同地指向躺在地面上的那架黑色机甲:“是他的同伙干的。”

欧恩的眼中里带上了怀疑的神色,他走到机甲旁蹲下看了一眼,那人显然并不是参赛的学生,确实是最有可能攻击西里尔的人。欧恩的脸色有些复杂,他喊来几名属下,将驾驶舱里那名不知是死是活的黑衣人搬走。随后又抬起头来环视一周,发现Venus所站的位置竟也恰好是所有人当中攻击西里尔的最佳位置。他缓缓走到勇利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但是,我怎么知道你们没有说谎呢?”

维克托从背后抱着勇利,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笑眯眯地道:“这是一群优秀的军校生,欧恩中将,诚实是原则。”

欧恩往前走了一步,把声音压低到仅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音量:“上将,希望您能公正待事,随意包庇可不好。”

“既然知道我要包庇,那你还不知道该怎么做?”维克托以同等的音量回答道,冰蓝色的双眸紧紧盯着欧恩,嘴角微微勾起,忽然之间提高了声音,“既然欧恩中将怀疑军校的教育质量,那就把这里所有机甲的能源仓检查一遍吧。”

“不需要了,我对军校的导师们还是有信心的。”欧恩深吸了一口气,拉开与维克托之间的距离,露出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把无关人士放进了比赛场地是我们的疏忽,各位很抱歉,我们会彻查这件事情的并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被两人极具压迫力的气势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的勇利拍了拍胸口,维克托有些好笑地侧过头看着他的脸,语气温和:“我去执行任务,好好比赛。”

“有什么问题,直接给欧恩发信息吧。”

“Venus等你回家再修,我在家里等你。”

他放轻了声音,在勇利的耳边道:“我很想你。”

黑发青年的脸泛起了微红,他以前怎么从来没发现维克托是这么唠叨的人,他往飞行器的方向推搡着银发男人:“我知道啦。”过了好一阵子后用蚊蚋般的声音补上了一句,“我也想你。”

“不是吧,勇利今天出家门有十个小时了吗?”披集无奈地揉了一把脸,感觉眼睛快要瞎了。

“啧,一起打死算了。”还窝在Apollo驾驶舱里的尤里操纵着金色机甲朝他们抬起了激光炮。

“冷静啊!尤里!”不远处的麒麟慌忙伸手按住Apollo的肩,光虹的声音从机甲内传来,“习惯就好,真的!”

“我为什么要习惯这种事情?!”

“尼基福罗夫上将,”欧恩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位和未婚夫道别了好几次的银发男人,忍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您还有任务。”

维克托终于舍得从勇利的身上撕下自己的手,欧恩对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跟在银发男人往飞行器的方向走去。

他从口袋中拿出那个刚刚在黑色机甲旁捡到的、看上去是什么喷雾的瓶子,低头闻了闻,这个淡淡的橘香极其熟悉,分明和胜生勇利身上的那股味道一模一样。

抑制剂啊……他看着维克托走上飞行器的背影,把瓶子重新藏起,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

 

“一群废物!”

桌面上精致的碗碟被通通扫到了地面上,门口处并排站着的几名侍女吓得噤若寒蝉。

苏珊娜公主的指尖快要戳到那半跪在地上、身穿黑衣的人脸上,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气得扭曲。她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斥道:“我养你们有什么用?!三架A级机甲,你们连一个季光虹都解决不了!”

“可是……尤里·普利赛提和胜生勇利实在……”那人战战兢兢地回到。

苏珊娜知道前者是普利赛提将军的小儿子,但后面的那个名字却仅仅只有几分耳熟,她有些疑惑地问道:“胜生勇利是谁?”

“呃……尼基福罗夫上将的未婚夫。”

苏珊娜隐隐约约记起来欧恩曾对自己提到过这个名字:“现在Omega也能进军校了?”

“他,他是位Beta。”

听到此处,她不知为何发出一声嗤笑,踢了踢半跪在眼前的人:“欧恩那边的计划呢?”

“因为尼基福罗夫上将突然出现了,所以……”

“又是他?!”苏珊娜咬着牙,抬起手来把手边的花瓶也一把扫落,“他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那人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重新埋下头去。一名侍卫敲了敲门,匆匆走到苏珊娜身边,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欧恩中将说有事想告知殿下,是关于胜生勇利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

“让他尽快来找我。”仍在气头上的苏珊娜在听到维克托的名字后,怒气分明又上了一层。她深吸了一口气,踢了踢面前那人让他离开,随后半倚在沙发上,伸出食指来轻轻揉了揉气得发疼的太阳穴。

一只不足半指宽的金壳虫从她的颈后爬出,飞快地钻进她的耳朵里,随后彻底消失不见。

============

让维勇发狗粮真好玩!

评论 ( 38 )
热度 ( 668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