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26(ABO)

**星际架空AU, ABO设定
 联邦上将alpha维克托X帝国军校指挥系学生伪beta omega勇利 的设定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可能有点虐?其实根本不虐啦【】我就搞了点事情。

目录: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

比赛已经进行了十一个小时。

通常在这个时候,参赛者们的体力已然接近了极限,其中的大部分学生都会选择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稍作休息再继续比赛,又抑或是直接坐在原地等待比赛结束,但后者还是属于少数的。

勇利半蹲在一棵巨树上,食指紧扣扳机,半眯起棕眸,瞄准镜里的准星锁定了不远处那位正坐在地上休息的学生。子弹丝毫不差地击中了对方的心脏位置,对方摇晃着倒下,他的同伴们惊慌失措地端起枪来,胡乱地到处张望着,试图能够找到偷袭者。

枪声从不同方向再次响起,不足十秒,这支小队便被团灭了。

勇利长舒了一口气,抱着枪跃下巨树,往不远处的尤里和光虹跑去。蹲在巨石后的金发少年捧着计分器,屏幕上的分数已经超过了六百,这个分数如无意外便已经稳坐冠军了。

“继续?”勇利的体力优势在此时体现得淋漓尽致,他的脸上至今仍然没有露出疲态。勇利迅速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武器与弹药,朝自己的队友们问道。

“肯定继续啊!”尤里看了一眼倒计时,他们还有机会再多解决几队。光虹也随之附和,每一位军校生都知道,在战场上战斗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战士。

勇利点了点头,把背包的拉链拉上,右手下意识地往腰后确认抑制剂是否还在,却没料到摸了空。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倒吸一口冷气:“你们有看到我那个白色的瓶子吗?”

“我捡到过的那个啊……”尤里想了好一会,随后摇了摇头,他看着勇利那慌张的神情,不由得疑惑地问,“不就是镇痛喷雾而已吗,你慌什么?”

“那是一个……”勇利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得磕磕碰碰地回答,“……非常重要的镇痛喷雾。”

“镇痛喷雾还能有多重要?”

“难道是维克托送你的?”光虹也带着好奇猜道。

比他送我的恐怕还要重要几分,但已经找不到其他理由的勇利只得连忙点头。一旁的尤里露出了嫌弃的表情,一把拎着自己的背包一边往外走着,一边道:“要找就赶快走啊!”

他们往混战的那块空地走去,同时也抱着在途中再解决几人的打算。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不仅没能刷上几分,还遇到了一队极其难缠的对手。

“真巧啊,勇利!光虹!”披集和雷奥站在一块巨石上朝他们挥了挥手,脸上还带着笑,“又见面了!”

“啊……披集!”勇利也朝他们笑了笑,忽然一声枪响,子弹恰好从黑发青年的耳边掠过,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身旁的尤里飞快地拉开冲锋枪的保险栓,枪口指着披集那几人。

米凯莱手上的枪还未放下,他的身体紧紧绷着,做好了随时开枪的准备。勇利揉了揉脸颊,伸出手轻轻触碰耳廓上被子弹擦伤的位置,伤口带着几分微痛和灼热感。

“差点忘了我们现在是对手了呢。”

“比赛还是要认真比的,”勇利无奈地笑了笑,看来自己的“镇痛喷雾”今天是没办法找回来了。他用右手略显随意地拎起自己的枪,指向自己赛场上的几位对手,“好久没和披集好好打一场了,来吧。”

披集和勇利在刚刚进入军校的时候便已经是好友了,无论是课堂上的训练课,还是课后,他们都是对方的陪练伙伴。加以多次实战考试中的对战,勇利几乎能猜得到披集的下一步要做什么,而反过来,披集对勇利的指挥习惯也同样无比熟悉。

两支小队开始了激烈的交火,他们之间的距离一直在不断地减少。勇利猛地往前跨了几步,扔下手上那此时变得十分碍事的步枪,迅速地伸出手来扣住披集的手腕,把他的手枪打落于地面。披集忽然反手抓住勇利的手臂往内扭去,强迫勇利松开自己的右手。他的腿部在不经意间往下一扫,却被勇利稳稳地挡住。

虽然乍看之下两人的攻击都直击对方的要害,但事实上他们都有默契地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分寸。

尤里朝搏斗中的两人翻了个白眼,举起枪来瞄准站在不远处的雷奥。光虹刚刚放出的小机器人摇摇晃晃地走到雷奥和米凯莱身边,爆炸声中伴着几声枪响,顿时间四处浓烟弥漫。

尤里咳嗽着,紧皱眉头想要尽力看清烟雾里的景象,他不确定自己究竟打中了谁,又抑或是根本没有打中任何人。浓烟逐渐散去,只有米凯莱一人倒在地上,看上去已经是不省人事。尤里走到他身旁,用枪管戳了戳他的身体,在得不到任何反应后才舒了口气,随后又抬起头来有些疑惑地往四周看去。

等等,雷奥……和季光虹呢?

此时勇利和披集之间的打斗也似乎接近了尾声。勇利半跪在地面上,一只手被迫背于身后,披集手中的枪则指向他的后脑勺,看上去胜负已分。勇利却在这时笑了笑,忽然弯下腰来转身用肘部转向披集的膝盖,后者毫无防备地往后踉跄了一步。勇利趁机一把夺过披集手里的枪,晃了晃手上的那玩意,语气无奈:“我不是说过吗,下次可别再用这玩意怼着我的脑袋了啊。”

“哈哈抱歉抱歉,果然实战还是比不过勇利啊,愿赌服输。”披集满脸歉意地挠了挠后脑勺,随后朝勇利笑了笑,紧闭双眼站在原地嘟囔道,“来吧,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很痛啊……”

刚举起枪来的勇利忍不住笑出声来:“我还没试过,不知道呢。”

“那要不还是……”

枪声响起,披集的声音戛然而止,勇利在好友身旁放下那把手枪,往尤里的方向走去。金发少年从怀里掏出计分器,屏幕上的数字飞快跳动,缓慢地停在了“655”几个数字上。

655分,恰好打破了如今资格赛中由维克托创下的分数记录。

计分器上的倒计时跳完最后一秒,一声长铃响起,比赛结束。

 

资格赛第二点非常令人讨厌的地方,就是颁奖典礼。

经历了十二个小时比赛后的学生们都已经疲惫不堪,恨不得随便找个地方倒头就睡。但按照规定,他们都必须等到颁奖典礼后才能从附属星回到联邦首都。

今年资格赛的冠军毫无疑问是勇利这一组,而披集他们则获得了亚军。最出乎勇利意料的是,西里尔的队伍排在了第五,恰好也获得了最后一关的门票。

“光虹怎么还没回来?”勇利压低声音朝身旁满脸不耐烦的尤里问道。

“我怎么知道!”

得不到答案的勇利用手肘轻轻撞了撞身旁的披集,正准备开口却发现后者现在还是一脸茫然的状态,恐怕连自己的队友少了一个都还没发现。黑发青年轻轻地叹了口气,往站在颁奖台上的队伍张望了几眼,意外地并没有看到西里尔和奥塔别克的身影。

“怎么连奥塔别克也不在啊?”

“都说了不知道!你好烦啊猪,闭嘴!”

玻璃门被用力地推开,欧恩带着几名军官跨进大厅,场内瞬间一片鸦雀无声。那金发碧眼的男人在大厅内环视了一周,嘴角微微勾起,把目光迅速锁定到自己的目标身上。他快步走上颁奖台,停在勇利的面前:“是胜生勇利同学对吗?”

勇利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心底隐隐约约有种不祥的预感。只见欧恩朝身后的军官打了一个手势,后者往前一步,拿出了一个对勇利来说无比熟悉的白色瓶子,递到他的面前,黑发青年的心头猛地一跳:“这是……”

“胜生勇利,我们怀疑你私下使用信息素抑制剂,请跟我们走一趟,配合我们进行检查。”

 

“请进。”苏珊娜摇晃着手中的红酒,嘴角的笑意根本掩不住。她在与欧恩通完话以后,又马上收到了自己的父王已经撑不住的消息,王位终于空了下来,她恨不得马上大肆地庆祝一番。

脸上还带着伤的西里尔缓步走到房间中央,他身后的奥塔别克却是一声不吭地转开了自己的视线。苏珊娜倒也不介意,看上去早就知道奥塔别克是这样的性格,自顾自地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液。

“殿下,”西里尔朝苏珊娜行了一个礼,“恭喜。”

苏珊娜轻笑出声,朝窗外的夕阳举起手中的酒杯,深红酒液在金色光芒下如同一整块红宝石。

“敬联邦的日落。”她高声说道。

 

 “你说什么?”维克托眉头皱起,双手撑着办公桌的边缘,双眼紧盯着对面的棕发少年,“现在勇利在哪?”

“在白塔。”季光虹揉了揉额角,他和雷奥在接到王去世的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回了首都,却没想到在颁奖典礼上给欧恩钻了空子,“你根本没告诉过我勇利是Omega这件事情。”

“然后您在我们的交易里又能多一份筹码对吗,殿下?”银发男人嗤笑一声,冰蓝色的双眸里充满了怒火,他攥紧了双拳,用力地砸在红木桌面上。

“勇利是我的朋友!”光虹的声音里带着怒气,他往后靠到沙发椅上,朝维克托摆了摆手,“冷静点,上将。”

“我会去把勇利带回来。”维克托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看着无名指上的金色戒指。白塔宛如Omega的噩梦,他们把军事监狱的那一套搬到了白塔中,即便是已经被标记过的Omega,洗掉标记对白塔的管理者来说也不过是签个名而已的事情。

“不行,联邦马上就要陷入大乱,这个时候不能没有首席指挥官。”光虹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而且虫族恐怕也开始不安分了。”

西里尔,两人的脑海里同时浮现出这个名字。他们都清楚,伽马星上的虫后就是西里尔的杰作,他的家族里剩下多少‘人’,这已经说不准了。

维克托想起了麦克,那只至今仍被放在军部大门正对的雕塑基座上的金壳虫,米拉当初调查到的那些来自军校图书馆的邮件,恐怕就是出自西里尔之手。但是另外那来源于军部的几封,他至今仍没有任何头绪。

“在原本控制于手心的继承人没有利用价值之后,它们的目标有可能转移到苏珊娜身上,虫族入侵也不过就是瞬间的事情,这一点你比我更加清楚。”

维克托无声地转动着无名指上的指环,过了半晌,依旧坚持道:“我有足够的时间把勇利带回来。”

“父王的葬礼会在两天后举行,而实战任务是在五天之后。苏珊娜对内阁有所顾忌,她最有可能是在我参加实战任务的时候动手,虫族在这个时候必然会插一脚。”棕发少年紧紧盯着维克托,“最后一战近在咫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以为你真的是神吗?”

“那如果我卸下指挥官的职位呢?”银发男人没有回答,他垂下眸,缓缓抬起手把那代表着联邦首席指挥官的胸章扯下,扔在满脸难以置信的光虹面前,“联邦不差我一个指挥官,克里斯可以当,欧恩也可以当。”

“但我只有一个胜生勇利。”

光虹愕然地看着往门外走去的维克托,忍不住道:“你真的不担心欧罗巴战争的历史重演?!”

欧罗巴战争,这个词语显然触碰到了银发男人心底的刺,他转过头看着光虹,目光像是要把后者刺穿。光虹毫不畏惧地回望对方的那双冰蓝色的眼眸:“而且,勇利知道你是这样逃避责任的人吗?”

“你……”维克托半眯起双眼,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说辞。

“我保证会帮你把勇利带回来,我说过,他是我的朋友。”光虹拿起桌上的胸章扔给维克托,后者下意识地接在手中,“他一直想跟你并肩作战,你走了他打什么?”

维克托摩挲着手上那枚雕刻精致的徽章,良久后道:“我在战场等他。”

================

*勇利资格赛的分数其实是老维的GPF决赛总分+勇利的GPF决赛总分取了个整数

*公主说的“敬联邦的日落”,“日落”这个含义还蛮多的,比如欧罗巴就是“日落”的谐音我应该有说过。

什么麦克啊,欧罗巴战争啊,大家不记得可以翻前面看看【】剧情应该都凑起来了……他们两个之间的交易后面再交代。

感觉我把光虹小可爱写得凶了吧唧的,嘤叽叽虽然他脑内小电影里自己也很……

*重申一点,我就是搞事情而已我不会虐【你闭嘴】

评论 ( 33 )
热度 ( 661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