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31(ABO)

打个简单粗暴的广告,【本宣】冰上的尤里-维勇《星辰之际》(原名:《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淘宝预售地址  戳这里这里   湾家代理地址  戳这里这里

感谢各位支持【打滚卖个萌>3<】

**星际架空AU, ABO设定
 联邦上将alpha维克托X帝国军校指挥系学生伪beta omega勇利 的设定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最后一战【】嗯,我不立flag会有多少章完结了反正这周内完结。

目录: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

勇利刚从医务室走出来时,恰好收到了维克托发来的信息。

勇利手里拎着两支通过检查的抑制剂,快步往维克托所说的地方走去。自从总部传来苏珊娜公主带着大军逃离首都的消息后,整个启明号便开始陷入了备战期的紧张当中。迎面走来的几位士兵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却依旧朝勇利友好地挥了挥手,甚至喊出了他的名字,黑发青年露出了微笑来以作回应。

真正加入第一军团后的勇利很快便发现自己完全不需要担心无法融入团体的问题,启明号上的所有人都对他极其友好,似乎并没有人会去介意他的性别。有些士兵也会欣然和勇利一起训练,围成一圈看着勇利一个人连续把好几位对手打得毫无反手之力后,一边起哄着邀请他去喝一杯。当然一般在这个时候,他们的维克托上将便会适时出现把人给带走了。

勇利刚开始还以为士兵们会非常排斥身为Omega的自己,后来发现现状与想象截然不同后的他还因为好奇其中原因而去问了维克托。当时那位银发男人一边擦拭着手中的枪支,一边侧着头微笑着说出了“因为勇利身上的光芒很吸引人哦”这种除了让勇利心跳加速的以外毫无用处的回答。

“唔……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原本专注于屏幕的红发女孩在听到问题之后,转过头来看着勇利,“他们一向不怎么在乎性别,不过刚开始确实有人对你的平民身份有意见,不过现在大概已经认可你的能力了吧。”

“这什么鬼问题啊,猪排饭?”尤里的脸上带着嘲笑,视线恰好扫到伸出手来偷拿自己饼干的米拉,“喂老太婆你干什么!”

“现在他们基本每个人手上都有一份你的实战视频。”米拉无视尤里的抗议,视线重新落在勇利身上,咬着饼干口齿不清地道,“是维克托上将发的。”

“啊?”勇利吓了一跳,难以置信地看着米拉,尤里也露出了一脸微妙的表情,最后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不是吧……”

“说实话我收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米拉拍了拍手上的饼干碎屑,“不过那之后也没人再说什么啦。”

难怪自己刚到启明号的那天就有人在走廊上忽然叫住他,开口便问了一堆关于实战的问题,他当时以为对方找错了人,只是慌慌张张地糊弄了几句便过去了。这也实在太羞耻了,回忆起那段对话来的勇利无奈地揉了揉额角,跨进了电梯。

启明号的电梯设计十分特别,在电梯中恰好能看见星舰之外那片浩瀚宇宙中的壮丽景色。勇利的目光落在距离他们不远的麦伦星上,无数虫族正在那颗曾被誉为“联邦的黑珍珠”的行星上不断地繁衍着,他们引以为豪的黑珍珠如同被溅上了金漆般,一块又一块不规则的金色斑块如今已经扩大到能被肉眼所见的地步,显得丑陋而可怖。

真正的战争已经近在咫尺。想起这一点的勇利在身侧攥紧了拳头,紧张与兴奋占据了他的整个心脏,他的指尖冰凉,手心微微渗出汗来。直到电梯到达的提示声提醒了他,勇利才从麦伦星上移开自己的视线,跨出缓缓往两侧打开的电梯门。

维克托让他去的是位于启明星二层的训练场。勇利推开厚重的大门,训练场内一反平日的模样,安静得勇利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脚步声。银发男人正站在偌大的场地中央,他抱着臂,一指在脸颊处轻点,看着眼前那架对勇利来说十分陌生的机甲。

“勇利!”维克托转头朝他挥了挥手,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来看看这个!”

“你的抑制剂。”勇利走到他的身旁,把其中一个瓶子交到维克托手上,才开始打量起面前这架机甲来。

它比平时多见的机甲要更高大一些,连驾驶舱的位置也比Bacchus和Venus宽了将近一倍,也许在身体里藏了些十分特别的武器。机甲的外形设计大部分部位呈流线型,很好地减少了在地面打斗时的阻力,而制造材质则是一种既轻又极其坚固的合金,价格比他们的机甲所用的还要更昂贵一些,制作它的人定是花了很大的手笔。这架机甲被涂上了蓝紫色的特殊外漆,在灯光下闪着细碎的光芒,让人想起浩瀚夜空中的万千星辰,而机甲的上身也恰到好处地点缀着金色的装饰。它矗立在训练场中央,头部微微向下,如同一位巡视领地的君王。

勇利从未见过这个模样的机甲,他好奇地伸出手来摸了摸它的外壳,入手一片冰凉,但让人感觉非常舒服。他朝维克托问道:“这是谁的机甲?”

“我们的机甲。”维克托朝勇利笑了笑,朝它喊出了勇利熟悉的两个名字。它仿佛在瞬间被那两个名字赋予了生命一般,机甲双眼的部位应声而亮,它缓缓转动着头部,目光最后落在两人身上。

勇利首先听见的是Bacchus的声音:“早上好,维克托,勇利。”

“这不还是Bacchus……”

“这么忽视我不好吧,勇利。”Venus略带着抱怨的语气开口,它蹲下身来,把维克托和勇利送到驾驶舱的位置。

略显宽敞的驾驶舱,两个驾驶的位置,此时的勇利不可能看不出来,这是一架双人机甲。他坐到其中一个位置上,小心翼翼地触碰着那些崭新的按键。一枚超S级的中枢核心正嵌在操作台的上方,淡光在表面缓缓流转。

“原本的核心是空的,我尝试着把Bacchus和Venus的一部分关键程序接到了这上面,”维克托在勇利的身旁坐下,微笑地看着双眸中闪着兴奋光芒的勇利,“结果成功了。”

“这架机甲是你做的?”

“是季光虹送给我们的订婚礼物。”维克托伸出手在屏幕上调试起来,“以及对上次挑战赛的赔礼。”

当初苏珊娜误以为那枚B级核心是光虹的,于是派人在那上面做了些手脚,却没想到那架却是勇利的机甲,才导致他在挑战赛上出了问题。光虹一直认为这件事到底还是自己连累了勇利,在把动手脚的人找出来处理了之后,为他们送来了这架双人机甲。

“啊,”勇利似乎才想起来是哪件事来,“其实我没介意……”

“但是我会介意哦。”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宝藏会受到任何伤害。维克托打断了勇利,“万一她在核心上做了更多的手脚呢?”

“好啦。”勇利打住了这个话题,两人间沉默下来。他扫视着驾驶舱里的一切,良久后才道,“我们要用这架机甲和苏珊娜战斗吗?”

“当然。”维克托敲下最后一个键,转过头和勇利额头相抵,“我身边的位置就交给你了,勇利。”

“像做梦一样呢,能够和维克托一起战斗。”

“是‘又能’。”维克托笑着纠正勇利,他们的手指相互靠近,交叉,最后十指紧扣。

“好吧,是‘又能’。”他听到勇利这么说道,“久等了,Victory。”

“我的荣幸,Yuuri。”

 

一阵突如其来的急促铃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格奥尔基给维克托发来短信,启明号在十秒前忽然持续收到了好几条不明来源的奇怪信息。

两人赶到指挥室的时候,巨大的晶屏上正并排显示着格奥尔基所说的信息。那些造型奇特的陌生文字歪歪扭扭地堆在一起,远远看去竟有几分像一只展开双翅的虫子。维克托微皱眉头,他仅看了一眼便确定道:“是虫族的语言。”

“在这个时候发来这种信息,那是不是意味着它们要来了?”勇利看向维克托,后者点了点头,敛起嘴角的笑,看向启明号的正前方:“恐怕它们已经来了。”

指挥室里的所有人都能看见不远处正缓缓朝他们靠近的那架巨大的星舰。虫族对自己的种族一直拥有的那股不同寻常的自豪感,被完全体现在它们的机甲和战舰设计之上。它们的战舰被打造成一只背上双翅张开的虫子模样,代表虫腿的部分却聚拢在一起,在星舰后形成一个尖端,大概是为了减少前进时的阻碍。

晶屏上图像剧烈地晃动了几下,在一阵电流声之后,苏珊娜的脸清晰地出现在屏幕上。她的背后是空荡荡的战舰指挥室,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众人从未见过的稳重与沉静,她举起手边的酒杯轻轻摇晃,嘴角微微勾起:“好久不见,尼基福罗夫上将。”

“不……”维克托的食指指尖在下唇轻点,对方显然不像是那位性格极度张扬的苏珊娜公主,“你不是苏珊娜。”

“不愧是尼基福罗夫家的人。”苏珊娜笑了笑,伸出手指来在太阳穴的位置轻轻点了点,“这个女人实在太过愚蠢,还不如把躯壳借我一用。”

勇利闻言后微微瞪大双眼,似乎不太相信心底闪过的那个想法,他低声喃喃:“虫后……”

苏珊娜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随即大笑出声,手中的红酒几乎要被她晃出了杯沿:“胜生勇利确实是位非常优秀的Omega,我赞成西里尔的这个说法。”她看向勇利的眼神里带上了几分赞赏,“说起来,麦伦星上的事情是他过于莽撞,可惜他再也不能来给你们道歉了。”

“你把他吞噬了?”维克托在看到苏珊娜的表情时心底便已经对答案一片了然,虫后会吞噬虫族雄性以吸收他们的力量,这一点他也是有所耳闻的。

“反正那时候他也难逃一死,还不如让我吃掉来得好。”苏珊娜舔了舔唇,目光在维克托和勇利之间扫了几个来回,“不过想必你们两个的味道会比他更好一些。”

维克托往前跨了一步把勇利挡于身后,他半眯双眸,锐利的眼神似乎要把屏幕里那位女子给刺出无数个洞来:“我想你并不是来说这些废话的吧?”

“上将,我们和总部的联系被切断了。”坐在副驾驶的那位船员首先发现了这一点,勇利飞快地打开自己的通讯器,确实已经接收不到任何信号。他倒吸一口冷气,切断联系代表着总部无法在宇宙中确定他们的位置,一旦第一军团在战斗陷入困境,联邦根本无从得知他们的状况,以及派出援军。

虫族似乎打好了算盘,誓要将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推入轮回当中。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苏珊娜对他们嫣然一笑,“尼基福罗夫上将,来会会你的老朋友吧。”

一架熟悉的战舰从虫型星舰的身后现出,那上面赫然印着联邦第三军团的标志,它的身后跟着数千架已经排列成军阵的战机与机甲。战舰下的相位阵列早已准备就绪,静待着它的指挥官一声令下,向启明号发起攻击。

苏珊娜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切断视频通话,目光转向不远处那位准备往指挥室外走去的奥塔别克:“你要去哪?”

奥塔别克把手中的通讯器放下,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语气一如既往地平静无波:“备战。”

“去吧。”苏珊娜晃了晃酒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忽然又把他叫住,“你会比西里尔聪明的对吧,奥塔别克?”

奥塔别克没有回答,他抬起眼来看了看不远处的启明号,转身离开了指挥室。

 

“维克托,”勇利看着维克托那实在称不上好看的脸色,紧张地咽了口唾沫,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但语气却十分坚持,“我想到前线去。”

 “我现在也是第一军团的一员,好歹我也是军校生,总不能在指挥室里当一个摆设。”勇利往下说着,音量大了些许,听上去有底气了不少,“更何况连尤里也去了!”

维克托无奈地揉了揉额角,他确实非常想把勇利留在自己的身边,但他依旧记得美奈子曾经对自己说过,勇利坚持要做的,根本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而且虽然我是Omega,但是你的军团里也还没人能打得过我呀。”黑发青年得不到维克托的回答,偷偷地瞄了他一眼,小声地补充道。

“听上去很自豪?”维克托失笑,伸出手来揉了揉勇利的黑发。维克托能够清晰地体会到勇利对战场的渴望,就如同季光虹所说,勇利已经不是那只需要被他护在羽翼之下的雏鸟。他忽然意识到,这场战争也许是让勇利彻底成长的最佳机会。

“去找米拉,她会告诉你该做什么,记住不许逞强。”维克托深深叹了口气,他不再阻止勇利,从口袋中拿出双人机甲的项链,小心翼翼地为面带喜色的黑发青年戴上,“这是护身符哦。”

“这个场景有些似曾相识。”勇利看着挂在胸前的两个吊坠,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次还会有咒语吗?”

“当然。”维克托牵起勇利的手在他的戒指上落下一吻,把他整个人用力地搂进怀中,在勇利的耳边说出一个名字,他轻轻拍了拍勇利的背,“我会等你回来。”

“这次我也一定会回来的,”勇利朝维克托伸出手,看着两人紧紧勾在一起的小指,他的棕眸内带着笑意,“约定好了。”

维克托点了点头,看着黑发青年刚往外走了两步,忽然回过头来一把扯住自己的领带,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维克托微微瞪大双眼,指挥室的几处角落里传来了偷笑声。

“这是护身符。”勇利留下这么一句,耳根通红地迅速跑出了指挥室。

小猪还真是学坏了呢。维克托站在原地有些无奈地看着他的背影,伸出指尖来摩挲着下唇,那上面仿佛还能感受到勇利的温度。

银发男人转过身,视线扫过身边那位分明还在强忍着笑意的部下,后者轻咳了几声道:“报告上将,相位阵列和光雷已经准备就绪。”

维克托坐在指挥官的位置上,冰蓝色的双眸紧紧盯着朝他们逐渐靠近的虫族大军:“是时候该让欧恩中将弄清楚了,我跟他可不是什么老朋友。”

=====

*启明号是老维起的,意思是启明星,启明星就是金星……金星的英文,就是Venus

**双人机甲其实是这样的,一个很简单的解释,分开的时候单人机甲也能用,想秀恩爱的时候就用双人机甲【bu】威力会大很多

***部分武器有借鉴《星际迷航》

****不用问奥总是不是虫了,下一章你们就知道。

评论 ( 21 )
热度 ( 627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