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喜欢,所有文请勿转载
写作于我是一段持续几年时好时坏的婚姻 ​
评论来不及回但都会看的w

【维勇】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33(ABO)

打个简单粗暴的广告,【本宣】冰上的尤里-维勇《星辰之际》(原名:《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淘宝预售地址  戳这里这里   湾家代理地址  戳这里这里

感谢各位支持【打滚卖个萌>3<】

**星际架空AU, ABO设定
 联邦上将alpha维克托X帝国军校指挥系学生伪beta omega勇利 的设定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这次是真的希望你们不要打我了。感谢戒指和阿梨陪我折腾了这么久!!!

像戒指说的,一整章都是勇利对老维的表白【被打】and下章完结。

目录: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

舰桥内一片昏暗,只剩下不断闪动的红光,以及急促的警报声。

启明号的舰桥恰好避开了虫型星舰,但整架战舰的一半也已被彻底撞毁,连推进器也未能幸免遇难。虫型星舰背上大张的翅膀有大半横着劈入启明号当中,所造成的巨大缺口上钢筋狰狞,不断往外迸着火花。劲风毫不留情地刮入甲板中,一时尖叫声四起,不断颠簸的飞船让走廊上的船员们无法平衡自己,其中几位不慎被带出缺口,身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将,引擎和推进器已经彻底损毁了,”中尉的视线从屏幕转向维克托,等待他的下一步指挥,“所有系统正面临崩溃!”

维克托站在舰桥中央,红光一下又一下地扫过他的身前,黑暗恰好挡住了他脸上的所有表情。苏珊娜疯狂的行为让他始料未及,启明号在这种情况下也只剩下了一条路可选。维克托垂下眸,不着痕迹地轻叹了一口气:“通知所有甲板,全员弃船。”

“是,上将。”中尉顿了两秒,他转过身去在控制台上按下几个键,更加尖锐的警报声在启明号内响起,整个舰桥却比起刚刚来沉默了许多。

战舰又一次剧烈地震动起来,船员们在东倒西歪中咬着牙坚持着自己最后的任务,为其他船员的疏散争取着更多的时间。银发男人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的大屏幕,启明号前方的视野几乎已经被麦伦星给占据了,只剩一角可以看到附近一群掠过的战机。

“上将,所有船员基本全部撤离,”另一名船员终于开口,以众人最想听到的消息打破了舰桥內这股令人窒息的沉默,“甲板已经清空了。”

维克托点了点头,他走到控制台旁边,往那上面扫了一眼:“你们也到救生舱去吧。”

生命攸关的紧急时刻,没有人再敢在此时犹豫不决。船员们迅速执行着维克托的命令,相继进入救生舱当中,舰桥里的人越来越少。那位中尉也跨入救生舱中,直到他被弹出之前,那位银发男人也依旧站在原地。

作为舰长的尼基福罗夫上将,即便是启明号到了最后一刻,他也必须负责到底。

战舰穿过厚厚的云层,它的表面在下坠过程中燃烧起来,启明号距离麦伦星上的黑色沙丘以及那些密密麻麻的金壳虫越来越近。维克托闭上眼睛,低下头来亲吻无名指根的金色戒指。

 

相撞的两艘星舰接连坠落在麦伦星上,将附近的沙丘挫去了大半,在本已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砸出两个相近的深坑。黑色沙土带着灰尘浮在半空中,与飞船上冒出的黑烟混杂在一起,遮蔽了澄澈蔚蓝的天空,将启明号和虫型星舰的残骸藏在浓浓的黑雾之后。

金壳虫不敢靠近这片如同被巫女下了诅咒般的黑暗地带,它们像是得到了什么严令似的,只是带着好奇在附近四处爬行,又或者是成群地在半空绕着圈盘旋。一架银黑色的机甲在金壳虫的眼皮底下急匆匆地飞过它们身旁,飞快地往黑雾里冲去。金壳虫慢悠悠地晃过银黑色机甲带起的那阵风,仅仅看了一眼那个逐渐被黑色吞没的身影,拍打着金色翅膀再一次绕起圈来。

勇利站在深坑旁的高坡上,黑色烟尘使眼前的一切变得不甚清晰,只有在残骸附近燃起的明亮火光能让勇利勉强分辨出启明号的一部分轮廓。坐在驾驶舱里能看到的实在不多,勇利想要再靠近一些,他想要把它看得足够清楚。

“勇利,太危险了。”这是Venus今天第二次说出这句话。

“闭嘴。”黑发青年的声音依旧带着哽咽,在经历过大吼之后也染上几分沙哑,他并未擦去仍残留在脸上的泪痕,眼眶红得可怕,棕眸里隐隐含着几分怒气。

他对Venus的所有提醒置若罔闻,干脆利落地拉开控制台的应急面板,随后强行打开了驾驶舱门。勇利毫不犹豫地往地面跳去,他忽然想起上一次在机甲下迎接自己的,本是那个人的温暖怀抱。

勇利一时愣了神,甚至忘了在落地的时候减缓冲击,他的膝盖被粗糙的布料擦破,伤口正不断往外渗着血珠。可他显然已经顾不上沾满泥土的衣服和灼热发疼的伤口,匆忙爬起后便跌跌撞撞地往启明号跑去。

空气中弥漫着蛋白质被烧焦的气味,与金属燃烧时散发的味道混杂在一起,不禁令人作呕。勇利无法屏住呼吸,他不慎呛入了烟尘,随即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勇利呛咳至喉咙发疼,忍不住弓起腰来,每一次咳嗽像是要把肺部咳出一般,但他却依旧挣扎着往启明号的方向跑去。生理性泪水无法抑制地从他通红的眼角涌出,黑色尘土扑在他的脸颊与衣服上,将他整个人蒙上了一层灰。

黑雾比起刚刚已经散去了不少,随着勇利的靠近,坠毁的启明号也变得愈加清晰,展现在他眼前的一切景象触目惊心。勇利眼中的难以置信一点点转变成绝望。他曾在这艘战舰的餐厅上与士兵们聊得正欢,在空荡荡的训练场里和维克托讨论着他们的双人机甲,在舰桥与维克托相拥道别。在不到一个小时之前,他还与待在舰桥的维克托约下了烟火大会的旅行,听着他令人安心的呼吸声,与舰桥里机器运作所的微弱轰鸣。

但此时的启明号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模样,充其量称得上是几块堪堪拼凑起来的金属块,船身断裂处仍旧不断往外冒着浓浓黑烟。舰桥被压在了最下方,虽然勇利无法看清里面的景象,但恐怕也已被毁去大半。它也许恰好坠落在金壳虫堆中央,虫子被烧焦的尸体在残骸周围随处可见,与爆炸后四散的金属碎片混在一起,堆积成山。

曾在他心底占据了一席之位的启明号就在他的眼前形如废铁,而他的爱人至今生死未卜。

勇利疯了般冲向那堆残骸中央,他试图在那片残骸中找到那个人依旧存活的佐证。一些金属块过于笨重,他不得不用手去将它们搬开,尖锐的金属边缘与钢筋带着泥土划破了他的手,形成无数道深浅不一的伤痕。鲜血从几道特别深的伤口处涌出,沿着他的手指滴落在残骸碎片上。勇利的双手上沾满了黑色泥土,沙粒把伤口处外翻的皮肉硌得生疼,但他仿佛全都忘记了。他在残骸之间踉跄着,不顾一切地在其中翻找着。

附近的金属和虫子尸体仍在不停地燃烧着,火焰上的烟雾把那一片区域变得模糊而扭曲,浓浓黑烟朝勇利的方向涌来,把他的眼睛熏得极为疼痛。他的双眼里布满血丝,好不容易停下的泪水又一次因为烟雾而流下,与他脸上的灰尘混在一起,从眼角处流至下巴,在双颊上留下斑驳的痕迹。

勇利喊着维克托的名字,声音在一次又一次的吼叫中变得嘶哑,他渐渐没有力气再去提高自己的音量,只能够不停地重复着。直到喉咙发疼,却依然得不到想要的应答。

没有,这里也没有。勇利扔开手上那块废铁,看起来如此的狼狈不堪。他胡乱地把脸颊上那些不受控制而流出的眼泪擦去,想要走向下一处残骸,却不料被绊了一跤,跌倒在掺杂着金属碎片的沙土上,膝盖上的剧烈疼痛让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勇利。”Venus从高坡之上飞到他的身后,它看着奋力从地上爬起的黑发青年,原本属于AI的冰冷声音里多了几分无奈,“停下吧。”

“闭嘴。”勇利的声音哑得听不出原来的声线,但已然无法掩饰其中的哽咽。他的汗水从鬓角留下,与泪水混在了一起。

Venus沉默地看着勇利的背影,那股绝望的气息已然将他彻底笼罩起来。勇利因为双腿发软而再次跌倒在残骸之上,在那一个瞬间,Venus仿佛看到了有什么在无形中彻底崩溃了。

黑发青年心底那座为维克托建立的城,在绝望之中逐渐坍塌成了一片废墟。

勇利跌坐在那一大片金属块上,烟雾让他根本无法止住眼泪,他已然没有力气喊出任何声音。所有的哭喊哽在他的喉咙,他的胸口已疼痛至麻木,只是大口地喘着气,哽咽着握紧从领口滑出的那枚维克托给他的护身符。

精致的球形吊坠躺在他沾满黑沙的手心,几抹银色点缀在它的身上,如同万丈夜空的几点星辰。勇利想起维克托在自己耳畔留下过的那句咒语,他低头擦去吊坠上的几颗沙粒,最终忍不住呢喃出口。

熟悉的白光让勇利不禁眯起了眼睛,这一次出现的不再是Bacchus。他仰起头来看向那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双人机甲,它一如当时在启明号上与勇利初见的模样,微微低着头,依旧是那副居高临下的姿态。黑发青年伸出手来触向它的机甲外壳,那股冷意从指尖涌入他的体内,迅速蔓延至全身,几乎要把心脏也冻成冰块。

勇利低下头,他的肩膀微微抖动着,却不知究竟是哭还是笑。他放在双人机甲上的手缓缓攥成拳头,最后用尽全力在双人机甲上捶了一拳,关节处迅速变得一片通红。

维克托,这明明是我们两个人的机甲啊。

 

勇利又一次开始了无止境的翻找。

他的一举一动里带上了些许怒气,泥土随着他的动作扬起了半尺高。他的手剧烈地颤抖着,也许是因为愤怒,也许是因为疼痛与劳累,以至于他无法再搬起那些沉重的金属块。他开始咬住自己的拳头,直到牙印刻进了皮肤,直到那一处的疼痛超过了其他部位,才继续往下一个目标走去。

一阵风彻底吹开了残骸附近的黑烟,明朗的天空在勇利的头顶缓缓展开。他抬头看了一眼,似乎隐隐约约能看到几处闪烁的亮光,他知道战争仍在继续,他也知道联邦援军已到,胜负即将分晓。但他的战场早已不在那个地方了。

勇利的脚下忽然聚集起了越来越多的虫子,它们爬过同类焦黑的尸体,绕过启明号的残骸,赶往自己的目的地。一群金壳虫从他身边掠过,它们像是列成了一排军阵,如同一阵金色飓风,刮向同一个地点。

他回过头,不远处那艘同样毁得不成原形的虫型星舰正微微晃动着,成千上万的金壳虫冲入其中后便不见了踪影,但仍有无数虫子正前仆后继地往它的方向涌去。虫型星舰的残骸终于不堪重负,轰然倒下,扬起的尘土将其中的庞然大物挡去了大半。

勇利站在原地,看着那片烟雾逐渐散去,那只几近数层楼高的金壳虫正摇晃着站起。她大张着嘴,将自己的同类通通吞食,随后抖了抖身体,将身上的那些碎片与残骸通通抖落在地面上。她缓缓地侧过头,往勇利的方向看来,而在看见启明号的残骸后,她发出了尖锐而奇怪的声响,宛如几声满足的笑声。

“Venus。”勇利紧紧盯着虫后,那个造成了眼前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他的语气里怒意极盛,隐含着想要将她撕作碎片的冲动。

黑发青年又一次回到了驾驶舱中,他的衣服被划破了不少地方,身上带着泥土和黑烟留下的痕迹,脸颊的泪水与灰尘尚未被擦去,狼狈得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他坐在整洁而干净的驾驶椅上,伤痕累累的双手上依旧带着鲜血,颤抖着握住了控制台的推进杆。

他是要让她付出比这高几百倍的代价的。勇利的神情里染上了几分疯狂,棕色双眸里的绝望更深了些,他控制着Venus,往那几乎要遮去半个天空的金壳虫后冲去。

在他离开的那个瞬间,原本矗立于残骸之上的双人机甲忽然变回了项链的形态,跌落在地面上。

虫后看穿了勇利的目的,她指挥着那些不惧丧命的虫子朝银黑色的机甲冲来,金色飓风从一头刮到另一头,狠狠地撞击着Venus的机甲外壳。勇利无视了那一群又一群虫族大军,他径直往虫后的方向冲去,他跃上了她那双巨大的金色翅膀,将Venus的右臂炮口迅速推出。

此时的勇利根本无法手动瞄准,他的双手颤抖得几乎连按键也无法按下,他依靠着Venus的自动瞄准向她的虫腿射出光束。虫后匆忙躲避,随后高仰着头,剧烈地抖动着翅膀,想要把勇利甩到地面上去。

勇利咬着牙,他放弃了远程战斗,抽出那把光刃毫不犹豫地向虫后的背后劈去,在那上面留下了一道又深又长的伤口。他迅速掉转方向,往虫后的腿部再砍一刀,她发出了比刚刚更为刺耳的尖叫,甩动背部的动作也更加剧烈起来。

“勇利,能源剩余1%了!”Venus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我建议暂时撤退。”

“不,不可能。”勇利尽可能地保持自己在虫后背上的平衡,试图不让她轻易得逞。驾驶舱里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Venus的语气比起刚刚更为严肃:“接下来只会失去所有的胜算,抱歉,我只能强制让你停下了。”

“这不是在太空上了。”勇利尽力地在操作台上按着一个又一个键,把界面上的程序设定好,他似乎看上去平静了许多,但偏偏是这份平静让Venus有了更加不寻常的预感,“抱歉,Venus,我必须杀掉她。”

“勇利,你干了什么?”Venus发现勇利已经将所有它能够控制的权利给完全剥夺掉,这架机甲此时只能为勇利一人所用,Venus飞快地检查着勇利刚刚设定下的程序,它被彻底地吓了一大跳,“勇利,你不能使用自爆程序!”

“抱歉。”勇利听上去已坚定了与虫后同归于尽的决心,他迅速按下了静音,将Venus的一切话语屏蔽了彻底。

他终究还是被虫后甩到了地面上,撞到驾驶椅上的勇利不由得闷哼一声。虫族大军们蜂拥而上,几乎要将他淹没。愤怒的虫后高举起自己锋利的前肢,似要马上向勇利的驾驶舱砍来。

“我觉得,它一定没看过烟花吧。”他放松地靠在驾驶椅上,手指轻放在发射键的上方,看了一眼那朝自己越来越近的虫腿,最后闭上了眼睛。

他想起了家乡的烟火大会,维克托也许会和自己一样穿着妈妈买来的浴衣,和自己吃着同一颗甜得快要发腻的苹果糖,和自己从熙攘长街的这头走向那头,最后走到长谷津的海滩之上,然后在漫天烟花之下亲吻着对方。

“我想去烟火大会啊,维恰。”他露出了微笑,声音里却带上了哽咽。

巨大的轰鸣声震耳欲聋。

勇利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虫腿已不见了踪影,虫后被不知从何而来的炮弹震晕在远处。他的手指颤抖着,距离那个键还有着不足一厘米的距离。一只银白色的机甲大手摊开在他的面前,他茫然地抬起头来,Bacchus正低头看着他。

“我也想去哦,”维克托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所以我来赴明天的约了,勇利。”

 ============

解释一个设定。

他们俩的双人机甲核心是调用Venus跟Bacchus的程序,所以当这两架机甲都是机甲状态的时候,双人机甲的程序被完全占用所以会恢复到项链的状态的←

突然发现我在这章倒数第二段停下来的时候也能是个结局吼【ntm】

评论 ( 40 )
热度 ( 625 )

© kitabinn | Powered by LOFTER